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欲火】
                欲火



               欲火(1)

  林明堂,今年二十三岁,人长得并不怎么英俊,可是健壮高大的体材,给人一种粗犷豪迈的感觉,散发出男性的魅力。

  他的家中只有一位老母,他的父亲早死,靠着他老母辛辛苦苦的把他养大成人。林明堂因家境困苦,凭着他的毅力,克苦耐劳的半工半读的去完成了,高中及大学的学业,可说是一位难得的优秀青年。

  他在高中的时候,有一位女同学叫吴丽珍,对林明堂非常的赏识,主动的兴林明堂交往。他们两人由高中一直交往到现在,那份浓厚的感情,可说是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吴丽珍是个议员的女儿,也是家中唯一的宝贝女儿,人也长得娇美,是个人见人爱的美娇娃。

  她的父母非常的疼爱她,想要以她攀上权贵,所以对她与林明望的交往,非常的反对,不准吴丽珍与林明堂交往。

  所以吴麓珍只好与林明堂偷偷的交往,想要以时间来改变她父母的观念,希望以后她父母会准许她与林明堂的婚事。

  在她们大学毕的那一天晚上,吴丽珍约了林明堂,去郊外的刖墅,庆祝他们两人的大学毕业。

  林明堂到了别墅,只有吴丽珍一个人,并已准备了一桌简单的晚餐,为了庆祝大学毕业,吴丽珍特地开了一瓶洋酒来庆祝。

  两人就这样吃着、喝着、聊着,好不容易的才结束这顿晚餐。

  吃完晚餮后,吴丽珍去播放柔和的音乐,两人就在阔大的客厅,相拥着跳起舞来。

  此时正是炎夏的时候,吴丽珍穿着一件丝质的洋装,林明堂也只穿一件短衬杉及长裤,两人刚开始跳舞的时候,还能保持着距离在跳着舞。可是林明堂由于喝酒的关系,周身的热血已慢慢的被酒精所沸腾着,此刻他的右手又拥抱着那柔细的腰肢,使他忍不住的去抱紧吴丽珍。

  本来林明当的左手牵着吴丽珍的右手,左手是拥着吴丽珍的腰肢,此刻改变成了左手抱住吴丽珍的背部,右手已抱着吴丽珍那丰满圆挺的屁股,并且又将脸紧紧的贴着吴丽珍的粉颊。

  吴丽珍此时也是被酒精刺激得周身血液加连环绕着,此刻被她心爱的人,紧紧的拥抱着,使她感觉到从宋有过的甜蜜舒畅之感觉,整个人也像是神魂飘荡的美妙感觉。

  林明堂从未有过与女人如此亲近的拥抱,虽然有一层单薄衣服隔住,但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吴丽珍那对丰满结实的玉乳,紧紧的挺住在他雄厚的胸前。同时林明堂的右手抱住那丰满圆挺的屁股,可以感觉出她穿着一件短小的三角裤。
  林明堂由于酒精的作崇,又紧紧地拥抱着吴丽珍,触摸到那身雪白美妙的娇驱,渐渐地把他男性原始动力激发起来。

  林明堂此刻兴奋得大胆的偷偷地,去亲吻着吴丽珍的樱桃小嘴,双手不规矩的在吴丽珍粉背及丰满圆挺的屁股抚摸起来。

  吴丽珍也是从未如此亲近过男性,此刻与林明堂如此的拥抱,那种异性肌肤相亲的触感,把她电触得周身酥酥麻麻的,自己也忍不住的张开了小嘴与林明堂吻了起来。

  一阵阵的少女幽香,飘进了林明堂的鼻子里,使他的血液神经,更加兴奋与刺激,他的双手又在吴丽珍的粉背及屁股上下不停的抚摸,雄厚的胸前又紧吻着吴丽珍的粉乳,已经把他振奋得那根大鸡巴愤怒的挺立起来,并很坚硬的挺立在吴丽珍两腿之间的小穴上。

  一个处女如何能抵挡得住自己心所爱的男人,如此的抚摸,如此的亲吻,何况又有一根坚硬的大鸡巴,实实的抵住她的小穴上。

  她此时畅快得魂飘九宵云外,整个人酥酥软软的紧趴在林明堂的身上,根本没有力气去挣扎,去反抗林明堂的不规矩行动,最主要的是那份畅感,使她不愿去反抗,不愿失去那份畅感。

  林明堂的亲吻与抚摸。吴丽珍并没有挣扎与反抗的具体行动,好像是在鼓励他再接再厉的行动下去,使他更加冲动,更加大胆地在吴丽珍身上不规矩的乱摸起来。

  此刻他们两人已不是在跳舞,两人静静的站立着亲热的紧紧拥抱住。

  林明堂这时色胆包天的,把吴丽珍洋装背面的拉链,慢慢地往下拉了下来,并缓缓地把洋装往下的脱了下来。

  此时吴丽珍的洋装,已被林明当脱落在地,身上只剩一副迷人性感的半罩型白色乳罩,那付乳罩,只罩住了吴丽珍那对粉乳的下半部,而粉乳的上半部,却是雪白柔嫩如同两颗肉球似,赤裸裸的丰满又结实的挤在一堆挺立着。

  她的下身穿着一件诱惑迷人的短小透明的白色小三角裤,隐隐地显现出吴丽珍一丛柔细不多不少的阴毛,看起来真是诱人可爱极了。

  吴丽珍此刻除了那付半罩型的乳罩,及那件短小的三角裤,遮住她重要部位之外,全身已赤裸裸地呈现在林明堂的眼前。

  此时的吴丽珍,由于酒精的作崇,把她身上的血液沸腾到了极点,并且抵挡不住林明当那双魔手,在她身上不规矩的抚摸,把她摸得酥麻畅快,那份舒畅的快感,使她爽得无力挣扎,也不愿意去反抗。

  她只得羞愧地紧闭双眼,任由林明堂在她身上抚摸,去享受林明童抚摸所传来的阵阵快感。

  林明堂脱落了吴丽珍的洋装,睁眼一看,他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心里暗「哇……呀……」的叫了一声,真是美极了。

  他看到吴丽珍全身上下肌肤雪白微微泛红,多么的光滑柔嫩,美妙的身材,修长的玉腿,更衬托出整个娇躯,更加迷人,更加诱惑9更加性感。

  林明堂从未见过女性这样的赤裸,何况头一次就让他见到,如同维纳斯女神雕像般的美妙处女娇躯,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里。

  此时林明堂已冲动得把自己的短衬衫及长裤,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裤。

  林明堂脱掉衣服后,一把抱住吴丽珍走进房间,将吴丽珍放在床上,他的人也跟着扑到吴丽珍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吴丽珍亲吻起来。

  此时两人,都被对方几乎赤裸裸的肌肤相亲,如同触电般的舒畅,又加酒精在两人周身血液燃烧,烧起了两人熊熊的欲火。

  林明堂此刻吻着吴丽珍的樱桃小嘴,吴丽珍也自动地开张小嘴,与林明堂热情的吻着。

  林明堂慢慢地把舌尖伸进吴丽珍的小嘴里,吴麓珍也不甘示弱地伸出香吞兴林明堂互相的舐着。

 林明堂与吴丽珍热情吻着、吻得兴奋地用双手在吴丽珍的粉背上、要解去吴
  丽珍粉背上的乳罩小铁勾。

  这时吴丽珍羞愧得满脸通红,并矜持着的说道:「哦……明堂……不行……你……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喔……喔……等我们……结婚……好吗?………现在……不要……这样……哦……」

  虽然吴丽珍口中叫着「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挣扎,抬高了她的娇躯,却方便了林明堂解去了她背后乳罩的小铁勾。

  林明堂现在已被欲火烧昏了头,那里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脑海中只知道如何去发泄心胸中的欲火。

  他把吴丽珍的乳罩脱去,顿时跳加了两颗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两颗玉乳上长出了两朵红红的花蕾,花蕾上结了两粒红豆似的乳头,那对粉乳不但丰满坚挺,又圆又结实,真是可爱又美丽极了。

  林明堂见到这对美丽的玉乳,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头趴在吴丽珍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对玉乳,并用舌尖去舐吸着乳头。

  吴丽珍被林明堂脱去乳罩,那对玉乳整个赤裸裸呈现在林明堂的眼前,她这对宝贝玉乳从未被男人这样赤裸裸的看过,现在整个赤裸裸的让林明堂在观赏,把她羞得满脸通红,双眼紧闭。

  本来她想把林明堂推开,可是林明堂此时却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头,那种舐吻粉乳及乳头的快感使她周身酥麻,使她全身颤抖起来,这种感觉给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没有灵魂似的轻飘飘。

  使她不忍推开林明堂,希望林明堂再继续吻着,给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里又怕林明堂乱来,可说是又怕又爱,进退两难之中。

  林明堂这时已刺激到极点了,由那对粉乳着,再缓缓地往上吻去,吻着吴丽珍的樱桃小嘴,再由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吴丽珍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着。

  林明堂的嘴在吻着,右手也不安份的插进了吴丽珍的小三角裤里抚摸着,摸触到那丛柔软稀松的阴毛,月手掌在吴丽珍两腿之间的小穴上揉擦着,并用手指在小穴的阴核上磨着。

  吴丽珍惊得赶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处已经给林明堂摸到了。她红潮满脸,只羞得将双眼紧紧闭着。

  林明堂此时放肆的不停在吴丽珍全身上下抚摸着,吮吻着。

  这时的吴丽珍已被林明堂挑逗得周身不断的颤抖着,全身不停的扭动着,满脸通红,媚角含春,春心荡漾得一股欲火在熊熊的燃烧着,烧得周身热滚滚的,
  小嘴中忍不住的哼着:「喔……喔喔……嗯……哼……明堂……不要嘛……你不能这样……嗯……哼……我们还没结婚……你不能……对我这样……不可以的……喔……喂……你这样子……我……我……好难过……哎……哎唷……我……我好痒……哎呀……人家……受不了……人家……痒死了……喔……哦……明堂……求求你……不要这样……我……好害怕……明堂……我怕……」

  「别怕……」

  林明堂手摸着吴丽珍的香穴,听到了她那迷人的娇哼声,更加刺激的把她的小三角裤脱了起来。

  「哎呀……明堂……不行……嗯……哼……不能这样………喔……喂……不可以……哎唷……色鬼……死鬼……你怎么可以……脱人家的裤子……哎呀……不……我……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拜托你……好吗?……」
  吴丽珍此时大概是被林明堂玩得骚痒难忍,再加上酒精发挥了作用,虽然口中说不能这样,可是她却挣扎得把屁股抬高,使林明堂很顺利的将她小三角裤脱掉。

  林明堂脱掉吴丽珍的小三角裤后,连忙也将自己的内裤脱掉,再紧紧地抱住吴丽珍柔嫩雪白的粉躯,右手不停地在吴丽珍的小穴阴核上磨擦着,嘴巴不断地在吴丽珍的乳头上吮吸着,把吴丽珍玩得小穴里不停的流着津津淫水,小嘴忍不住的呻吟着:「喔……喔喔……明堂哥呀……你……不……不要玩了……嗯……哼……人家……受不了了……求求你……别玩了……人家……好难过……哎……哎唷……哦……我……痒……痒死了……喔……喂……不……不行呀……不要嘛……」

  吴丽珍此时才深深的体会到两性赤裸裸的肌肤相亲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份特殊的酥爽滋味,使她周身畅快骚痒难过,难过得小嘴不停地乱哼乱叫着:
  「哎……呀……哥……好哥哥……人家……真的……痒死了……你……你不要……再玩了……嗯……哼……玩得……人家……好难过……哎唷……不行……再玩了……妹妹……求求你……别再玩了……好嘛……」

  林明堂玩得正在起劲,正在爽快,又听到吴丽珍无病呻吟似的娇叫声,把他整个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吴丽珍的娇躯。

  他紧紧地抱住吴丽珍,与她嘴对嘴的吻着,他那雄厚的胸部,也紧压住吴丽珍的玉乳,下面那根大鸡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阴核上顶着。

  吴丽珍被林明堂面对面的压住,反被那根坚硬的大鸡巴,顶住在她的小穴阴核上,一时像洪水暴发似击崩了堤防,整个人也崩溃了最后一道防线。

  吴丽珍已忍不住的主动地将林明堂紧紧抱住,自动地与他热情的亲吻着,她的屁股也忍不住的往上抬局,并不断的扭动,让林明堂的大龟头,在自己的小穴核上,去顶碰着它,去磨擦着它,使得她自己的周身神经酥麻起来,酥麻得舒爽起来。

  吴丽珍的热情骚劲,引发林明堂一股想要插穴的念头,他慢慢地将那根坚硬的大鸡巴,延着湿淋淋的小穴洞口,微微的挺了进去。

  吴丽珍此时已是欲火高涨之时,整个小穴洞口已张得开开的,并且淫水流得整条阴道湿淋淋的,所以林明堂的大龟头才能微微的挺进了桃源花洞。

  此时吴丽珍感觉到林明堂的大龟头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里,心里一时惊怕的喊了起来:「哎……呀……哥……好哥哥……你……不能……不可以……喔……喔……不能插进去……不要……插进去……哎……哟……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喔……喂……妹妹……让你玩……你不要插进去……好吗……好哥哥……哦……」

  「喔喔……喂……这样子……不行的……哥呀……不耍嘛……我们……还没结婚……不要这样……好吗?……好哥哥……妹妹……求求你……放了我吧……哎……唷……」

  这时林明堂的大龟头,已被吴丽珍的小穴,紧紧的夹住,觉得好暖和,好酥麻,吴丽珍的求叫声,他那能听得进去,他爽快的一时冲动地用力的将整根坚硬大鸡巴插了下去。


               欲火(2)

  「啊……呀……」吴丽珍一声痛苦的娇叫着,粉脸由红转成灰白,额头冒着冷汗,媚眼泛白,并咬牙切齿着,好像是非常的痛苦。

  林明堂一时被欲火冲昏了头,才猛力的插了进去,此刻听到吴丽珍的痛苦叫声,才惊觉到吴丽珍是个处女,他如此猛力的插了进去,她如何能承受得住。
  林明堂看到吴丽珍痛苦的样子,马上停止抽插,怜香惜玉的抱住吴丽珍,并在她脸上轻吻着。

  良久,吴丽珍只觉得小穴里,被一根火热热的大鸡巴插着,虽然有点裂痛的感觉,但有股涨满酸酥麻的畅感,袭击在她的心头,使她羞愧得闭着双眼,并微微的挣扎起来,微微的扭动屁股。

  林明堂见吴丽珍在挣扎着,扭动着,知道她已经恢复过来。于是他缓缓地抽动着大鸡巴,慢慢地一进一出的抽插起来,他的嘴巴也跟着去吮吸着吴丽珍的粉乳。

  不久,吴丽珍渐渐地感觉到那股裂痛已经消失,现在反而是有一股酸酸麻麻的骚痒起来,她的粉乳被吻得心头酥酥麻麻的痒了起来。她骚痒得慢慢流出了淫水,使得林明堂的大鸡巴更加容易的插插了。

  林明堂的大鸡巴慢慢地抽出,缓缓地插入,渐渐地把吴丽珍插出味道,淫水也跟着津津流了出来,把整小穴阴道流得湿淋淋的,滑滑的,使得林明堂感到大鸡巴的进出很顺利,但他还是不敢大力的抽插,怕再弄痛吴丽珍的小穴。

  此时的吴丽珍已是嚐到了抽插舒爽的滋味,林明堂的缓慢抽挥,不但不能制止她的骚痒,反而有点难过。

  现在的吴丽珍,是急需林明堂大力的抽插着她的小穴,才会感到痛快,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得自己挺着屁股,扭动着屁股,让她的小穴里穴心,能又快又大力的被大龟头顶撞着。

  吴丽珍自己这样的扭动,不断的抬高屁股,把自己弄得骚痒难过,小嘴又忍不住的淫叫起来:「喔……喔……哥呀……你……真的……插进去……哎……唷……我……怎么办……哎……哟……妹妹……是你的人……哥……哥……你……一定……要娶我喔……喂……不然……人家……作鬼……也不会饶你的……哎……唷……」

  林明堂抽插正在舒爽之时,听到吴丽珍说要嫁给他,叫他一定耍娶她,他高兴的眉开眼笑说:「哦……好妹妹,我一定会娶妳的,妳不用害怕,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我会好好的爱妳,我的好妹妹。」

  「哎……唷……妹妹……既然……是你的人……嗯……哼……人家……要让你……快乐……人家……要好好的……给哥哥玩……让哥哥玩得痛快……喔……喔……好嘛……哥哥呀……你大力插吧……哎……喂……妹妹……就让你……插个痛快……喔……喔……插吧……大力插吧……哦……呀……」

  林明堂想不到吴丽珍会加此的爽快,使他喜欣若狂的大力地抽插起小穴,把一个初经人道的吴丽珍,插得咬牙切齿地娇声淫叫着:「哎……唷……哥呀……我的……好哥哥……尽量插吧……插死妹妹吧……喔……呀……反正……妹妹已经是……你的人……随便你……怎样插……哎……哟……最好……把妹妹……插死算了……哎……唷……喂……呀……好美……好美哦……哥哥呀……人家……好……好爽快……喔……喔……」

  「哎……呀……对了……就这样……就这样……哎……哟……我的……好哥哥……亲哥哥……对了……喔喔……哦……插吧……人家……美……美死了……哎……呀……爽……爽死了……哎……唷……喂……呀……」

  「哎……哎……唷……亲哥哥……大力插吧……喔……喂……插死……妹妹吧……哎……唷……喂……呀……妹妹……快死了……哦……呀……妹妹……快忍不住了……快死……给你了……哎……哟……哎……呀……妹妹……死了……喔……喔……丢了……哎……哟……丢了……」

  小穴里一股强劲的阴精猛力地直射在林明堂的大龟头上,把整个小穴流得涨满,并顺沿着小穴流出来,流得吴丽珍屁股底下床褥,湿淋淋地一大片血红色的阴精,吴丽珍的人也舒爽得无力地瘫痪在床上。

  这时正在起劲抽插的林明堂,见到吴丽珍出了阴精,软弱无力的躺在床上,使他抽插起来,感到没有劲道,非常的乏味。于是他改以逸待劳的方式,慢慢地去抽插着小穴,双手在吴丽珍粉乳上揉摸着,希望再度引燃起吴丽珍的欲火。
  不久,软弱无力的吴丽珍,又被林明堂的挑逗,点燃起欲火,又有力气地接受林明堂的挑战。她慢慢地又挺起屁股,扭动着屁股,双手紧紧的抱住林明堂,对着林明堂的嘴,主动地伸出香舌去与林明堂热烈的亲吻着。

  林明堂见吴丽珍又淫荡起来,激起了他的干劲,已是在埋头苦干着,猛力的抽、大力的插,渐渐地把吴丽珍插得淫荡的叫起来:「喔……喂……呀……明堂……我的……哥……亲哥哥……哎……唷……你真能干……你插得……人家……美……美死了……哎……唷……喂……妹妹……爱死……你了……」

  一个初嚐禁果的女人,被她嚐到了两性作爱那股畅感及出了阴精那股乐昏昏的快感。此刻的吴丽珍已经嚐知了味,现在她比第一次出了精还要淫荡。她不停地用力的上下挺着屁股,不断地猛力去扭动着屁股,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去配合林明堂的抽插。

  林明堂见到平时文文静静的吴丽珍,想不到插起小穴来,会是这么的淫荡,把他荡得周身神经起了畅感,这份畅感增添了他一股勇猛抽插的劲道,他已勇猛的抽插着吴丽珍的小穴。

  这时的吴丽珍是周身流满着汗水及不断的颤抖,双手紧紧抓住枕头,头部不停的摆动着,全身也跟着不断大力扭动,小腿是在半空中飞舞着,小嘴中也淫荡的大声喊了起来:「哎……唷……我的……好哥哥……亲哥哥……喔……喔……你……你插死我了……插得我……美……美死了……哎……哟……喂……呀……人家……好快活……哥呀……我的……喔……呀……好哥哥……哦……哦……」
  「哎……呀……人家……爱死……你了……哎……唷……亲哥哥……你……插得……人家……爽……爽死了……喔……喔……人家……不能……没有你……哎……哟……喂……呀……妹妹爱死……哥哥了……哦……喂……我的哥……我的大哥哥……哎……呀……美死我了……」

  「哎……哎……唷……明堂……好哥哥……哎……呀……妹妹……快了……快不行了……妹妹……好爱你……哎……唷……喂……呀……妹妹……不能……没有你……请你……不要……离开……妹妹……哦……哦……」

  「喔……喔……妹妹……快了……快了……快要了……哎……哟……喂……呀……要给你……插死了……我的……大哥哥……再用力……把我……插死……算了……哎……呀……人家……真的……不想活了……快……快……用力……」
  林明堂被吴丽珍大力扭动,及淫言淫语的娇叫声,刺激得周身神经,几乎快要崩溃了,此刻他也舒畅得喊了起来:「喔……妹妹……我的……丽珍……妹妹……我的……好妹妹……妳……好淫……好荡……荡得……我……好美……好爽……好爱妳……我也……快了……快丢了……等等我……让我……死在……妳的小穴吧……哦……呀……等我……快了……」

  「哎……哟……哥哥……妹妹……快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好哥哥……你……哎……呀……快一点……妹妹……快了……哎……哟……不能……等了……亲哥哥……哎……唷……喂……呀……妹妹……喔喔……我不行了……哎……呀……出来了……哎……哟……我丢了……哦……呀……死了……哎……哎……唷……丢死人了……」

  又是一股浓浓强劲的阴精,冲击在林明堂的大龟头上,把正在紧要关头,正在舒畅的林明堂,冲击得酥麻地整个崩溃了,彻彻底底的崩溃,忍不住的背脊一凉,精关一松,喷了一股一股又浓又硬又烫的处男阳精,猛击在吴丽珍的小穴里的穴心。

  刚出了阴精的吴丽珍,被一股又一股的强劲阳精,猛击在她的穴心上,使她整个人更加舒爽得乐了昏死过去。

  第一次出了阳精的林明堂,也劳累过度的舒畅地,把着吴丽珍那身柔嫩的粉躯睡了下去。

  天色大亮之时,吴丽珍首先醒来,见到两人此刻赤裸裸的情形,直羞得脸红耳赤,但是事情已发生了,只好面对事实,把林明堂摇醒过来。

  林明堂正在甜睡中,被吴丽珍摇醒过来,迷迷糊糊地又抱住吴丽珍,双手在她的娇躯抚摸起来。吴丽珍见林明堂又再胡来,在他的肩膀打了一下,并对他说道:「喂!明堂,别再胡闹了,我有话跟你说,不要乱来了。」

  「哦!好妹妹,是什么事,妳说呀,我听妳说。」林明堂嘴说着,双手并不停的在吴丽珍身上抚摸着。

  吴丽珍满脸愁容的对林明堂说道:「明堂哥!我们已发生了关系,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林明堂毫不考虑的说道:「好妹妹!当然是结婚嘛!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哼!你说得倒方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父母反对我与你交往,现在你又没有事业基础,想要与我结婚简直比登天还难。」

  「哦!照妳这么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依我看来,你要去努力创一番事业,等你事业有成之时,我再与我父母游说,我们的婚事才有希望。」

  「哼!想不到妳父母是欺贫重富之人,不过为了妳及不愿被妳父母瞧不起,我一定会努力的去创一番事业。」

  「林明堂,对不起,其实我父母也是为了我好,他们怕我嫁一个穷老公,以后会过着苦日子。不过我耽心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创出一番事业,又害怕你有了事业之时,会把我抛弃不再爱我。」

  「哎呀!我的好妹妹,妳在说什么嘛,我们交往已有五年了,难道这份感情还不够深厚吗,今天我确实很爱妳,为了妳,不管怎样吃苦,我一定努力去创一番事业,我可以发誓义爱妳的心永远不变,可是我也怕妳将来会变心。」

  「唉!明堂哥!我的人都是你的,我怎么会变心呢?不过为了让你放心及不要你对我猜疑,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吴丽珍将来变心不再爱你,以后一定会不得好死,坐车子一定会出祸而死。哥哥,这样子你可以放心了吧!」

  「哦!我的好妹妹,跟你开玩笑而已,何必咒了这么大的重誓,听了妳这个重誓,也表示妳对我的爱不会变,我一定会努力去工作,才不会枯负妳对我这一番爱我之心。」

  「哥哥!只要你努力去作,我会好好等你成功的那一天,与你结为夫妻。」
  「我会的,谢谢妳对我这么好。」

  林明堂对吴丽珍的爱心,感激的紧紧抱住吴丽珍雪白柔嫩的粉躯,大力的抚摸着,猛力的吻着,又把吴丽珍引起春心荡漾,整个人又骚痒起来。

  不久,林明堂将吴丽珍侧卧,自己面对着她,右腿插入她的左腿下,微微向上突,使她的小穴张开,移近身子,将他那根坚硬的大鸡巴,抵住在小穴的洞口上。

  大龟头这样有力的顶住了阴核,直把吴丽珍顶得淫水猛流,震得人二神经一颤,周身发抖,紧紧拥抱,嘴唇相接,下体互相紧贴磨擦,两个人呼吸也渐渐地急促起来。

  「哥哥,吻我……」

  接着香舌巧送不停的在少平口内动着。

  「好哥哥……我心里痒死了……」

  此时林明堂见吴丽珍春情发动,浪态娇媚,本已冲动得不能把持,但他仍沉着气,像是无事般的挑逗着吴丽珍。

  「我的好妹妹,妳哪里在痒呢?」

  「哼……哥哥……坏死了……哼……我不来了……」吴丽珍像似生病般的不停呻吟着。

  「哦!妳说我坏,那我就拔出来吧!」

  林明堂说完,将顶住阴核上的大鸡巴「滋」的一声抽出,并且反身平躺着,眼眼看着天花板。

  「啊……呀……哥呀……好哥哥……不行呀……难过死了……里面像是……蚂蚁在爬似的……好痒哦……痒死人了……」

  吴丽珍浪得满脸急迫的样子,银牙咬着下唇,一副饥饿难过的样子,也不顾羞耻的,伸出娇嫩的玉手,就握住了七寸长的大鸡巴,两个丰满雪白柔嫩结实的玉乳,在林明堂身上磨动。

  「哎……唷……好哥哥……亲哥哥……给我吧……妹妹……难过……哎……哎……唷……呀……」吴丽珍说到这儿,羞愧得说不下去。


               欲火(3)

  「妳说什么?叫我好听的。」

  「哼……人家……已经……叫你……哥哥……啦……」

  「不行,我还要听!」

  「哎……我的……亲哥哥……快呀……」

  「快什么呢?」

  「哎……哟……我的……心爱……哥哥……小……妹妹……哎……呀……真的……」

  「哦!真的怎么样?」

  「哎……唷……人家……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我怎么知道知道?」

  「哎……呀……妹妹……难过死了……要哥哥……」

  「要哥哥的什么呀?」

  「嗯……哼……人家……要……要……要哥哥……哎……呀……哥哥的……大鸡巴……啊……羞死人了……」

  吴丽珍说完,已羞得粉脸飞红,脸猛贴近林明堂的胸前,头再也抬不起来。
  林明堂怕真的羞着了她,一个挺身将吴丽珍压在身下,分开她两条玉腿,提起大鸡巴,用大龟头在她的小穴阴核上磨动。

  「哎……唷……心肝……哥哥……喔……好哥哥……嗯……哼……我要……我要……哎……呀……人家……要你……插进去……」

  林明堂这才拨开阴唇,慢慢的往里送,吴丽珍已迫不待急的挺高着小穴往上迎去。林明堂感到吴丽珍小穴内热热的,紧挟着正向里挺进的大鸡巴,异常的舒服,他刚插进去一半,吴丽珍像赞美似的呼了一口气,更加用力的抬高屁股住上迎着大鸡巴。

  「啊……呀……」

  只听她一声惊呼,原来刚才她用力的一抬,粗大的鸡巴全根尽入,直顶得她的穴心微颤。

  吴丽珍红着脸,望着林明堂媚眼含春的笑着,屁股又在下面转动起来,林明堂见她如此媚浪,亦挺动着屁股,轻轻地抽插起来。

  此时的吴丽珍,只乐得眉眼含笑,口角生春,小屁股不停的转动着,小嘴娇笑着叫道:「哎……唷……好哥哥……心肝……雪……雪……顶到了……妹妹的……穴心了……玩得……人家……真舒服……哎……哟……人家……好美哦……」
  林明堂见她淫浪得可爱,猛然的用力抽插,插得吴丽珍死去活来的叫着:「哎……哎……唷……哥呀……亲哥哥……喔……喔……喂……妹妹……美死了……人家……没命了……亲爱的……大鸡巴……哥哥……嗯……哼……」

  「好……好……好舒服吗?」林明堂一边抽插着一边问着吴丽珍。

  「哎……喂……舒服……妹妹……舒服透了……哎……唷……喂……呀……小穴心……给顶住了……酥酥的……唔唔……麻麻的……酸酸的……哼……」
  「喔……哥哥……也很舒服……妹妹……要不要……大力的插……快一点的插……」

  「要……要……要再重……一点……大鸡巴哥哥……插死……浪妹妹吧……哎……唷……喂……呀……」

  「好……那我就猛力的插了……」林明堂说完,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上,非常猛力又快速的抽插起吴丽珍的小穴来。

  「哎……呀……对了……哥呀……哎……唷……喂……呀……大鸡巴……爷爷……就这样……就这样……哎……哎唷……我的……天呀……插死人了……」
  吴丽珍小嘴淫叫着,小屁股也跟着猛摇着。

  「哎……哟……好哥哥……这一下……可要……妹妹……的命了……喔……喔……哎……呀……快停……快快停……大鸡巴……爷爷……哎唷……喂……人家……快忍不住了……」

  林明堂知道她耍泄了,忙用力的将大龟头紧紧顶住穴心。

  「哎……哎……唷……妹妹……忍不住了……不行了……喔……喔……要丢了……丢了……」

  吴丽珍叹出一口气,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周身软绵绵了,挟着林明堂的玉腿也软下来了,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

  此时林明堂紧紧的搂住吴丽珍,大鸡巴感到小穴里面在一阵阵的抽动,紧吸着大龟头,舒服透顶了。

  良久,吴丽珍微微的张开美目,唇角微微地向上翘,露出了甜美的笑意,凝视着俯在身上的林明堂道:「亲哥哥,刚才太舒服了,灵魂像飞走了,在空中飘得太美了。」

  「妹妹舒服了,那我怎么办呢?」

  这时吴丽珍才感到小穴中有点发涨,那根坚硬的大鸡巴,还在小穴里面一跳一跳的跳动着。

  「嗯……好哥哥……你太厉害了,妹妹差一点给你插散了。」

  「哦……妹妹,妳说我厉害,什么厉害?」

  「哼……不来了……你又在羞我了……死像……人家……不知道……羞死人了……」

  「好呀!妳说不说?」

  林明堂猛力的抽插了两下,大龟头紧紧地顶住吴丽珍的穴心磨动着,直顶得她心裹发颤,忙大叫着:「哎……呀……不要这样……我说……我说……」
  「好!快说。」

  「嗯……哼……是……是……是哥哥的……你的……那个……那个……坏东西……就是……大鸡巴……厉害……哎……」

  吴丽珍伊伊唔唔的说完后,粉脸通红,羞得忙闭上了眼睛。

  「哼!妳还没有说完,妹妹怎么样了?」林明堂故意又抵着她,要她说。
  「喔……喔……好嘛……我说。妹妹的……小穴……被大鸡巴……哥哥……插散了……哎……呀……坏东西……故意羞人……羞死……妹妹了……哦……」
  吴丽珍粉面通红的,但又经不起他的轻狂,终于说了出来,只乐得林明堂喜喜的笑出声来。

  吴丽珍被他笑得羞愧地,不甘愿的轻打他一下道:「哼!坏哥哥……你好坏哦……坏死了……」

  林明堂满意的笑了,又再度抽插起来。

  这时的林明堂像脱疆的野马,发狂的上下抽动了一百多下,静止的吴丽珍又再度泛起高潮。

  「哎……哟……哥呀……亲哥哥……你又逗得……妹妹……又浪起来了……好痒哦……重一点吧……喔……」

  「好嘛!妳不怕死,我就重重的插了。」

  说着林明堂大力猛插,大龟头在小穴中,猛烈的撞击着穴心,撞得吴丽珍周身阵阵的发痒,全身的颤抖,又浪哼了起来。

  「哼……呀……妹妹的……亲哥哥……这一阵……好舒服……哎……哎……呀……我的……大鸡巴……爷爷……哦……」

  林明堂知道她又要泄了,忙又重重的抽插。

  这时吴丽珍的头发散乱在床上,头部在两边摆动,银牙紧咬,两倏玉臂缠着林明堂的腰,一副饥渴的神情。

  「哎……呀……喂……妹妹的……穴心……又被……妹妹的……小祖宗……大龟头……撞到了……哎……唷……喂……呀……撞得……人家……美死了……麻死了……爽死了……喔……喔……呀……我的……心肝……爷爷……快了……快了……妹妹……快被撞死了……快要忍不住了……哦……呀……」

  林明堂感到大鸡巴一阵酸麻,本想强忍着欲泄的阳精,但是眼看吴丽珍可怜可爱的娇模样,及鼻孔哼出的浪声,真怕她会受不住,于是连挺了几下,只感到不由自主的打个冷颤,一股强劲的阴精直泄喷着穴心,两个人软得像什么一样,紧紧的搂住对方。

  从此之后,两人一有机会,就偷偷地溜来别墅幽会,过着妳浓我浓,卿卿我我的快乐日子。

  可是好景不常在,他们俩人之事被吴丽珍的父亲知道了,她父亲非常生气的把吴丽珍送去美国留学,而林明堂也去一家贸易公司做事,他们两人就这样分开来,未曾有机会再贝面。

  起先吴丽珍在美国二、三天就写一封情书,与林明堂互诉衷情,渐渐地改为一个星期写一封信给他,再来改为二个星期一封信,慢慢的变成一个月一封信,不到半年的时间,竟然音讯全无。

  在台湾的林明堂,一直坚信吴丽珍是爱着他的,因为她曾对他发过重誓,如果她变了心,会被汽车撞死,让刚出社会纯正的林明堂深信不疑,可能她是学业繁忙或是发生什么意外之事,才没有写信给他。

  所以在台湾的林明堂,怕她发生了什么意外,很着急的写了好几封信去给吴吴丽珍看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隔了好久,吴丽珍才寄来一封信及一张照片。

  当林明堂迫不待急的打开信看完之后,整个人像发疯似的痛苦地伤心大哭起来。

  原来吴丽珍寄来的信,告诉林明堂说,她的父亲极力反对他们的婚事,而且依林明堂此时的困境,不可能一下子登天,满足她父亲的胃口,所以她再三的考虑,长痛不如短痛,毅然的决定与他分手,现在已经和一位她父亲介绍的,年青潇洒英俊有为的博士结婚,并寄了一张结婚照片给他,叫林明堂把以前的事情忘掉,再去找一位贤淑的女孩子结婚,请他以后不要再写信去骚扰她的生活。
  林明堂经过这一次的打击,曾经意志消沈了一段很长的时间,简直是恨透了女人,心中已没有情感可言,把一个纯洁善良的他,整个人的思想与作法,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现在已没有那种对女人纯纯的爱了,反而是想如何去玩弄女人,去报复女人的心态。

     ***    ***    ***    ***

  某一天,林明堂闲来无事,在家中看报纸,看到报纸的广告栏上,有一则让他感到好奇的广告。

  报纸的广告上面印着:「诚徵大学毕业、身体健壮、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以上、英俊潇洒,未婚的男导游,无经验亦可,保证月入数万元。如有意者,请电XXXXXXX号连络。」

  林明堂是个大学毕业生,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他自信长得还可以,而且自己还没有结婚,刚好符合报纸上应徵的条件,何况那份优厚的月薪,深深的打动了林明堂的心。

  于是林明堂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拿起了电话,依照广告上所刊登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对方传来了一阵甜美的女人声音说道:「喂,这里是XX旅行社,请问你找谁?」

  「哦!小姐,对不起,我是看到报纸广告,想要应徵的。」

  「喂!先生,你是要应徵的吗?那么报纸上广告的条件,你有仔细看过吗?
  条件你符合吗?「

  「是的!小姐,我已详细看过,条件我都符合。」

  「那好,你有诚意要应徵的话,请来我们旅行社,当面详谈。」

  「我是诚心要应徵的,请小姐告诉我地址,我马上过去与妳详谈。」

  「好吧!地址你记好,新生北路X段X2号XX大楼七楼A室,记得带身份证及大学毕业证书来。」

  「哦!小姐,谢谢妳,我已记好住址,我会将证件带去,现在我马上过去见妳,再见!」

  「好!你马上过来,我等你,再见了!」

  林明堂挂断了电话,马上换好衣服,骑着摩托车去到应徵的地点。

  他到了应徵的旅行社,在门边按了电铃,里面一位小姐来开门。

  林明堂进去之后,一看办公室的情形,整个人发楞起来。原来这办公室是小套房式,里面摆了两张办公桌,一座沙发,这种不成样的办公室,能让他月入数万元吗?他心底不由怀疑起来。

  这时那位小姐请他坐下后,对林明堂说道:「先生,你是来应徵的吗?」
  「是的,我是来应徵的。」

  「好,请你先把身份证及大学毕业证书给我看。」

  于是林明堂从身上拿出身份证及大学毕业证书,拿给了那位小姐。那位小姐看过后,很满意的对他说道:「林先生,你的条件很符合我们的需要,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为我们旅行社工作?」

  「哦!看广告上的待遇那么优厚,我是很愿意去作,但是我没有工作经验,不知道能不能胜任?」

  「这个嘛!你不必耽心,只要你愿意为我们工作,我们会教你如何去做,依你的条件,我想待遇不止月入数万元。」

  「哦!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不知道导游的工作性质是如何?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待遇?」

  那位小姐被林明堂这么一问,不由得好笑起来,并对他说:「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你是真的不知,还是明知故问。」

  林明堂满脸雾水的说着:「小姐,这有什么好开玩笑的,我是真的不懂,才要问妳。」

  那位小姐见林明堂说得这样认真,知道他是个涉世未深的男人,真正不知道他们导游的工作性质,对他暧昧的笑道:「林先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导游的工作性质。现在我就告诉你吧,我们旅行社男导游的工作性质,是专门陪伴一些有钱的寂寞女人去四处游玩,如果她们想要与你作爱,你也要牺牲色相去满足她们的欲望。你陪伴她们的代价很高,每天以万元计算,假如你能让她们满意的话,小费有时比陪伴她们一天的代价还要多,所以说月入数万元,并不是夸张其词,这种工作性质,不知你是否愿意去作?」

  林明堂这时才知道男导游是一个比较好听的名词,说得比较难听的,应该是男妓,是专门牺牲色,去陪伴女人作爱的男人。

  这时的林明堂对女人是恨透了,又急须一笔创业基金。这种工作不但可以玩弄女人,又可以以赚到不少金钱,做为他的创业基金,可说是一举两得。

  于是他下定决心,要去做男导游,要好好的去玩弄女人,等赚到了他心目中的创业基金,他就洗手不干。


               欲火(4)

  林明堂这时狠狠的下定决心,对着那位小姐说道:「小姐!我愿意去作男导游,不知道要我如何去做?」

  「这一点你放心,我们女老板会教你加何去做,不过……」

  那位小姐对着林明堂说着,说到不过这两个字,又对林明堂暧昧的笑起,继续的对他说道:「嘻!嘻!不过你能不能过女老板这一关,那要看你的造化了,请你等一下,我连络女老板一下。」

  那位小姐说完之后,拿起了电话拨了号码,接通了对方说道:「周妈,请妳叫吴姐听电话好吗,谢谢妳。」

  不久,那位小姐又对着电话说道:「吴姐!我是小微啊,有一位林先生来应徵,条件符合需要,愿意为我们工作,妳看怎么样?好,我马上叫他过去。」
  那位小姐挂好了电话,写了一个地址,拿给林明堂,叫他依那个地址,去见女老扳,让女老板去面试,再做决定用不用他。

  林明堂骑着摩托车,依照地址来到了一间豪华别墅,一位女佣人带她进去客厅里坐,等候女老板下来。

  不久,从楼上走下来一位美艳成熟,身材高挑,三围美妙,年纪约三十出头气质不凡的女人。当林明堂看到这位美艳又成熟,有一股女人味的女老板,一时看得发了楞起来。

  这时女老板走到林明堂的对面沙发坐了下来,微笑的对他说道:「林先生,你好,我叫吴姐,听说你是来应徵的。」

  林明堂听到女老板那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才恢复过来的说:「是的,我是来应徵导游的,请吴姐多多指教。」

  「好,麻烦林先生在客厅走一趟,让我看一看,可以吗?」

  于是林明堂站了起来,在客厅中来回的走了一趟。

  女老板看了他走完之后,满意的对他说:「嗯!不错,身体没有缺陷,走路起来很稳重,现在你跟我到楼上来。」

  女老板带着林明堂到楼上,进去她的豪华卧室。

  俩人进去卧室之后,女老板命令林明堂去浴室冲洗,等林明堂冲洗好了出来之后,女老板又叫林明堂把身上衣服全部脱掉。

  林明堂除了与吴丽珍赤裸裸作过爱之外,从来没有过赤裸裸的在一个陌生女人面前,他一时也不好意思得满脸通红的说:「吴姐……妳……要……我……脱衣服……干什么????」

  吴姐对他笑着说:「你不是想当男导游吗?现在我是要检查你够不够条件,假如够条件的话,要教你如何去应付女人,你这么害羞,以后如何去当男导游,去面对女人呢?」

  林明堂一想也对,以后随时要与女顾客作爱,这么害羞如何去应付女人,于是他把心一横,慢慢地把全身衣服脱掉,此时林明堂已全身赤裸裸的呈现在女老板吴姐的面前。

  吴姐一看林明堂那身雄壮的体格,及那宽厚的胸部微微长着胸毛,一直延伸到小腹之下的一堆黑森森的阳毛,在两腿之间挂着一副半软不硬的大鸡巴,使女人看了有一种吸引人地男性粗犷魅力的感觉,连吴姐自己看得春心起荡漾。
  吴姐把林明堂叫到床前,伸出了雪白细嫩的玉手,在林明堂大鸡巴最敏感地带,轻轻地抚摸起来。

  不久,林明堂的那根大鸡巴,已慢慢地挺立起来,吴姐再用香舌去舐吮着大龟头上的马眼,一只右手不停的套动大鸡巴,一只左手在大鸡巴底的子孙袋不断的抚摸着。

  像林明堂这个年轻小伙子,怎么能忍受得住经验丰富的吴姐如此这般的挑逗呢,一根大鸡巴像是高射炮般矗立着,并不时的一抖一抖着。吴姐看到林明堂那根涨满到了极点的大鸡巴,才停止去挑逗它,并满意的对林明堂说道:「你的鸡巴,在男人中算是大号的,可以去应付任何的女人。刚才我是怕你的鸡巴太小,应付不了女人,才这样玩弄你的大鸡巴,看是否够不够大,能否去应付女人。」
  吴姐说完后,就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落,将整个娇躯赤裸裸的呈现在林明堂的眼前。

  吴姐虽然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由于她没有生育,整个娇躯不但雪白泛红,而且身段曲线玲珑,全身光滑滑地没有半点绉纹,胸前那对水梨般的粉乳饱满坚挺,没有半点下垂的现象。

  尤其是那两粒如小豆般的乳头,微微的泛红地圆圆挺立着,整个粉乳散发出一股成熟的魅力,真是美丽极了。她那雪白柔软的小腹之下,长满着阴毛,呈三角形的一直延伸到两腿之间,在两腿之间的阴毛中,微微地显出一条红润润的阴沟,并且有两只高挑修长的玉腿,把她的小穴更显得美妙与诱惑。

  林明堂看到那副健美的娇躯,简直是看傻了眼、他真不敢相信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会有这一身健美的娇躯,把他看得周身热血沸腾,大鸡巴不断的抖着,欲火在他心中燃烧着。

  此时吴姐已侧躺在床上,并叫林明堂也上床去,对他说道:「现在我要教你如何去挑逗女人,如何去抽插女人的小穴,才能令女人享受受到至高无上的性欲,所以你要细心的学习。」

  这时吴姐表情严正的对林明堂说道:「首先你要注意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要如何去满足女顾客,而不是要满足自己,所以你无论碰到如何美丽的女人,千万不要冲动的要去发泄欲火,一定要先心平气静的控制自己的欲火,不能急急地去插小穴,一定要先把女人挑逗得飘飘欲仙,玩得女人骚痒难忍,求你插她的小穴之时,这样才能达到事功半倍的效果,此时去插那骚痒难忍的小穴,很快的就会达到她的欲望。」

  吴姐又继续林明堂说道:「今天我看你资质不错,才亲自来教导你,平常都由另一位周妈负责训练。现在你就把我当成女顾客,看你如何去应付,我会把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告诉你,教你如何去挑逗女人,如何去插女人的小穴,才能使女人尽情的发泄一达到至高无上的享受。」

  于是林明堂遵照吴姐的教导,面对吴姐这身成热美妙雪白的粉躯,强制的压住他心中那把熊熊的欲火。他紧紧地抱住吴姐柔嫩雪白的娇躯,对着她的樱桃小嘴亲吻着,吴姐也当成了一位寂寞空虚骚痿难耐的女顾客,与林明堂紧抱着,热情的伸出了香舌与他亲吻起来。

  林明堂此刻抱住吴姐雪白柔嫩成熟美妙像是一团火的粉躯,及面对那张美艳的娇脸,又被她的热情淫态,再度的激起了欲火。

  吴姐是何等人物,那有不知之理,马上警告林明堂说道:「喂!你又在激动了,这样子你会很快的忍不住发泄出来,如何去使女顾客满足她的欲望?」
  林明堂听了吴姐的话,立刻警觉起来,将心中那把熊熊的欲火,又强制的压了下住,心中将吴姐当成了女顾客的去挑逗她。

  吴姐这时很细心的教导他,如何去吻女人的敏感地带,如何去舐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及如何用手去抚摸女人敏感地方,那个地方该用手去揉,那个地力该用手掌去抚摸,那个地方该用手指去捏、去磨、去插、去挖,什么时候该轻点抚摸或大力的抚摸,那个地方要轻点抚摸,那个地该大力揉摸,全部很详细的向他说明。

  吴姐又将女人的敏感地方一一的向他解说,这样一遍又一遍教着林明堂,直到他熟练为止。

  吴姐见林明堂已经熟练了,此时才叫林明堂在她身上真正的演练一遍,要把她玩得泄出阴精来,才能通过最后这一层考验。

  于是林明堂遵照吴姐所教的,先除去自己心中的欲火,再慢慢地拥着吴姐亲吻起来,双手也在吴姐身上抚摸起来。

  此时林明堂与吴姐嘴对嘴地热情吻着,一只右手在吴姐的乳房抚摸着,有时用手指在吴姐的乳头揉捏着。林明堂的嘴,渐渐地移动目标,在吴姐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脸颊、粉耳、下巴、慢慢地移动吻着,他的右手也随着嘴的移动在不停的移动着,由乳房、肚脐、柳腰、小腹、四处的揉摸着。

  林明堂吻完了脸部,再慢慢的往下移动、吻着吴姐的粉颈、双肩、双手、腋下、乳房、乳头。他的右手也往下的摸下去,在吴姐两腿之间的小穴抚摸起来,不停的用手指磨擦着阴核,不断地用手指去插进吴姐的小穴,在穴底的穴心挖了起来。

  此时林明堂的嘴已由乳房再往下吻去,吻着吴姐的肚脐、小腹、柳腰,再一一直往那双修长的玉腿吻去,吻到脚趾头、脚掌,再往上慢慢地吻到两腿之间的小穴,用舌头去舐着小穴上的阴核,去舐着小穴口。

  林明堂这样不停的吻,不断的抚摸,已把吴姐玩得骚痒起来,小穴口已微微的在湿润了。

  林明堂吻完了吴姐的前身之后,又把吴姐翻转过娇躯,使吴姐趴在床上,再用嘴由后面的粉颈吻起,慢慢的往下吻着,双手也不停的用十指在吴姐的粉背上轻轻的划着,像是在给吴姐骚痒一样。

  林明堂在吴姐背面的娇躯上由粉颈吻到腿部,再由腿部吻到粉颈,一遍又一遍的反覆吻着,直到吴姐骚痒得淫水津津的滴着为止。

  林明堂此时又把吴姐翻转过来,再把她的双腿张开,提起他的大鸡巴,用大龟头在吴姐的小穴阴核上,不停的磨擦着,有时无意间的将大龟头,轻轻地插入小穴中,他再将大龟头抽出,去磨擦着阴核。他的右手,也在吴姐的玉乳上揉摸着,有时也用手指轻轻的在乳头上,不停地揉捏着。

  这时的吴姐已被林明堂玩得骚痒难忍,小穴中淫水不断地流出了洞口,娇口中再也忍不住的淫荡的哼叫着:「嗯……哼……喔……哦……哥……我的……好哥哥……你……真聪明……哎……唷……一教你……就会玩……喔……喔………玩得……人家……好酥……好麻……好痒……哎唷……喂……呀……好美……妹妹……痒……痒死了……」

  「哎……哟……亲哥哥……你……真会玩……哦……喂……玩得我……痒死了……哎……唷……人家……忍不住了……哎………哟……痒得要命……哦……哦……」

  「喔……喂……哥呀……大鸡巴……哥哥……哎呀……唷……我的……情哥哥……喔……喔……妹妹……痒死了……人家……耍嘛……哦……呀……快……快嘛……哎……唷……喂……呀……妹妹……难受死了……人家……真的……要嘛……哎……呀……快呀……快插我吧……我痒得……忍不住了……求求你……我的爷爷……哦……哦……插我吧……插死我吧……」

  林明堂看到吴姐的淫态,知道吴姐正是需要的时侯,但他要看吴姐那迷人骚痒的淫态,不准备去插她的小穴。

  此时的吴姐,正是骚痒难忍的地步,她见林明堂还不行动去插她的小穴,一时忍不住的将林明堂压在她的身下。她两腿跨在林明堂的大鸡巴上面,右手提起大鸡巴,左手翻开了自己的小穴阴唇,将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口,然后缓缓的坐了下去,只见林明堂一根七寸多长的大鸡巴,被吴姐的小穴慢慢地吞了进去。
  吴姐的小穴,吞进了整根大鸡巴,一时舒畅得「喔……喔……」哼了起来,并且挺动着屁股,上下的在套动着,左右的摇动起来。

  林明堂见吴姐长发散乱披肩,有些长发遮住她那美丽的粉脸,粉脸上的表情像是畅快满足,又像是痛苦难忍似,微皱眉头的情欲表情,真是美极了。她像是古典美人一般,尤其是她胸前那对坚挺丰满的美乳,随着吴姐的套动,也在胸前幌动起来,真是可爱极了。

  林明堂见那对幌动的美乳,忍不住的伸出双手,去抚摸起吴姐那对美乳,用手指不停的去揉捏着她的乳头。

  吴姐正在套动得周身酸酸麻麻的舒畅感觉,现在又被林明堂揉捏着双乳,周身神经增加了一种酥酥麻麻的快感,把她舒爽的淫叫起来:「哎……唷……我的……情哥哥……嗯……哼……麻死人了……亲哥哥……喔……酸死人了……大鸡巴……哥哥……哎……哟……喂……人家……美……美死了……喔……喂……真是……爽死了……哎……唷……喂……呀……哥呀……哦……」

  「哎……呀……好哥哥……对了……大力……嗯……哼……揉吧……大力捏吧……哎……哟……这样的……揉捏……哦……人家……好酥……好麻……好痛快……大鸡巴……哥哥……哎……唷……喂……呀……顶得人家……好酸……好麻……好美……哎……哎……唷……呀……」

  吴姐此刻像是在临死之前的猛力挣扎着,自己套动得上气接不着下气,淫叫声又高了一音起来。

  「哎……唷……大哥哥……我的……大鸡巴……爷爷……喔喔……喂……我的……心肝……嗯……哼……人家美……美……美死了……哎……唷……喂……呀……快了……妹妹……快活死了……哎……哎……唷……妹妹……快死给……大鸡巴……哥哥……哎……呀……快了……快了不行了……哥呀……爷爷呀……妹妹……喔……喔喔……呀……死了……哦……我丢了……妹妹……喔……丢死了……丢……死了……哦……」

  吴姐一阵又一阵的阴精,冲击在林明堂的大龟头上,人也随着一阵阵的阴精在颤抖着,吴姐的阴精把整个小穴涨满,并沿着小穴流到屁股底下,把床褥流湿一大片。

  林明堂由于吴姐教导有方,知道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如果插起三、四十岁女人的小穴,不是插出一次阴精,她们就会满足,一定要插得她们一次又一次的出精,插到她们求饶为止,她们才会心满意足的。

  所以林明堂此刻虽然面对佳人淫荡的套动,把他套得像是一座火山即将暴发似的,但是他还是强忍心中的冲动欲火,以逸待劳的去欣赏吴姐套动的淫态,并用力的挺动屁股,使大龟头顶撞着吴姐的穴心。


               欲火(5)

  林明堂以逸待劳,清心寡欲的消除心中熊熊欲火,才勉强通过吴姐这么成熟美妙的佳人,这般淫荡的套动,而没有随她泄出阳精。

  这时林明堂见吴姐出了阴精,连忙将她翻转过身来,把吴姐压在身下,紧紧的抱住她的粉躯,他把底下那根坚硬的大鸡巴,用力的紧紧顶住吴姐穴心,并不断的旋转着大龟头,让大龟头强而有力的磨着穴心。

  吴姐本来出了阴精,身心就感到很舒爽,现在又再被林明堂用大龟头紧顶着她的穴心,并用力的旋转大龟头去磨着穴心,已经出了阴精的穴心,怎么受得了如此的紧顶磨转,吴姐她已被大龟头磨转得痛快地「哎……哟……哎……呀……哎……唷……喔……呀……」有气无力的呻吟着,她满脸舒畅得春风得意,真是爽死她了。

  不久,林明堂见吴姐已渐渐地恢复精神,此刻该是他反击的时候,于是他慢慢的抽动大鸡巴,去抽插着吴姐小穴,缓慢有力的用大龟头去顶着吴姐穴心,并且伏下头去,用嘴去舐吻着吴姐那对粉乳。

  刚恢复精神的吴姐,又被林明堂的大龟头,顶得酸麻起来,周身神经又随着大龟头的顶撞,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颤抖。她的双乳也被舐吻得舒畅地饱满起来坚挺着,乳头也圆圆的挺立着。

  这时的吴姐已被林明堂玩得渐渐骚痒起来,周身又开始颤抖,全身又微微的扭动着,小穴也慢慢的流出了淫水,人也跟着舒服得呻吟起来:「哎……哟……哥呀……我的……好哥哥……亲哥哥……哎……唷……大鸡巴哥哥……你……又把妹妹……玩起来了……哎……哟……人家那里……又痒起来……哎……又把妹妹……顶得……酸死了……哦……舐得……酥死了……」

  「哎……呀……大鸡巴……哥哥……人家……屄痒了……哎……唷……好痒哦……快……快……快大力插吧……哎……唷……插死妹妹吧……哎……唷……喂……呀……快……快用力……顶妹妹的……穴心吧……喔……喔……妹妹……受不了……难过死了……快呀……快嘛……哎……唷……」

  林明堂见吴姐淫态毕露,知道她又骚痒难忍了,于是他用力的抽插起小穴,猛力的去顶撞吴姐穴心。

  正在骚痒的吴姐,被林明堂大力抽插,舒爽得淫叫连连:「哎……唷……大鸡巴哥哥……对了……对了……就这样……就是这样……哎……哟……插死……妹妹了……呷……哼……妹妹爽死了……哼……哼……妹妹……爱死……大鸡巴……哥哥……哎……喂……爽……爽死了……哦……」

  「喔……呀……我的……爷爷……哎……哟……妹妹……好快活……哎……呀……哥呀……亲哥哥……妹妹……服了你……哎……唷……喂……呀……大鸡巴哥哥……你可以……应付女人了……你会成功的……喔……喂……连妹妹……都服了你……」

  林明堂被吴姐的淫态,及那娇声的淫言淫语,把他激得热饶腾腾,此时又被吴姐的赞美,激起了他男人的英雄气概,一股干劲由体内暴发而出,使他的大鸡己暴涨到了极点,人也自然的随着那股突发的干劲,更加猛力的抽插着。

  正在舒爽的吴姐,此时又感到小穴中的大鸡巴,突然间又涨大又坚挺又发热把她的小穴涨得满满的好充实又好暖和,尤其是那涨得又大又热的大龟头,把她的穴心顶得好酸,烫得好酥,真是爽快到极点,简直是爽死人了,使她忍不住的高声淫叫起来:「哎……唷……喂……亲哥……我的……大鸡巴……爷爷……哎……唷……你的……大鸡巴……喔……喔……好大……好烫……哎……唷……喂……呀……妹妹被……大鸡巴哥哥……涨死了……烫死了……哎……哎……喂……呀……」

  「嗯……哼……美……人家……要美死了……哎……唷……好哥哥……情哥哥……哎呀……人家……又快……受不了……快了……嗯……哼……妹妹……又要……死了……哥呀……哎……唷……喂……呀……大鸡巴哥哥……陪妹妹……一起死吧……哎……呀……妹妹……真的……快不行了……快要死了……喔……喂……大鸡巴……爷爷……你也……丢了吧……」

  此时的林明堂也正在紧要关头之时,只是为了等吴姐一起出精!强忍阳精不使它出来,现在知道吴姐已快出精,把一股深埋心中的欲火整个爆发出来,一鼓作气的猛力地去抽插,插得他舒服得忍不住的喊了起来。

  「喔……呀……我的……好妹妹……哥哥……我……也……美死了……哥哥也……快了……快不行了……妹妹……等等我……哎呀……跟我一起死吧……哥哥……快了……快出来了……妹妹……等等我……哥哥……要死在……妹妹的小穴里……哦……」

  吴姐被林明堂那最后一股冲刺,插得三魂七魄在空中飘荡,整个人舒爽得像是没有魂似的,双手紧紧的抓住枕头、全身大力的扭动,小腿在半空中猛踢着,娇口中淫言淫语的喊叫着:「哎……呀……受不了……哎……唷……插死……妹妹了……爽死……妹妹了……哎……唷……喂……呀……美死了……大鸡巴……哥哥……妹妹……要死给你……亲爷爷……好丈夫……哎……唷……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