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夜情人】
               一夜情人



  小胡和同事吃完饭,带着些许的醉意准备回家,可是又不愿直接回去,大概是酒精做怪吧,心中总觉得还有什麽事没做,突然想起那家一直想去试试,却始终没去的店。摸摸口袋,钱还够,就叫了计程车,准备去享乐一番。

  「先生,来过吗?」柜台的小姐问道。

  「我第一次来。」

  小胡边回答边看着这位小姐,长的很标致。「哦!那我帮你介绍一位,保证让你满意。」

  「至少要像你一样漂亮喔!」小胡打趣的说。

  「没问题,保证让你满意。407号房,待会儿少爷会带你过去。」

  走进一个昏暗的房间内,小胡躺在大大的双人床上,天花板上传来轻柔的音乐,音乐中还夹着女人的呻吟声,大概这就是成人音乐吧!

  门上传来几声敲门声,一个留着长长秀发的推门而入。她走向小胡,很熟练的替小胡宽衣解带。「我叫小君。」说完她自己也脱下衣服。「我们到浴室,我先帮你洗澡。」

  小君拉着小胡的手走进浴室,这浴室没有浴缸,只有一张像是按摩用的床。小胡躺了上去,小君用温水浇上小胡的身体,小胡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小君的胴体上,皎好的面孔,匀衬的身材。

  「奇怪,这小君条件不错,怎麽会做这一行呢?」小胡心中疑惑着。「管她的,好好的享受吧。」

  小君用海绵帮小胡擦拭着身体,然後用水把自己也淋,再涂上泡沫。小君趴上小胡的身上,用柔软的双峰摩擦小胡的脸,小胡感到无比的舒服,不自觉的用胡根刮弄小君的乳房。「好痒喔!不要啦。」

  小君心中亦逐渐兴奋起来,虽然见过不少客人,可是像小胡如此长像斯文,体格又健硕的,到是不多见。小君的乳房逐渐向下移动,在小胡的阴茎上不断摩擦,小胡的阴茎早已硬如钢铁,口中也不断发出喘息声,小君稍稍挺起身子,用下面浓浓的阴毛刷弄小胡的上身,小胡舒服的闭上双眼,双手抚弄小君的双乳,小君兴奋的发出呻吟声,小君又向下移动了,茂密的森林不断的摩擦阴茎,小胡的阴茎早已像蓄势待发的长程火炮,小胡用双手稍稍举起小君的臀部,准备将阴茎插入。

  「不要急,慢慢来。」

  小君立刻将臀部往下移,避开了小胡的进攻,心想难得遇上让自己心动的男人,怎能那麽早结束。小君依偎在小胡的胸前,娇柔的说:「我先帮你冲乾净,再到床上再来。」

  小胡早已欲火难耐,怎可忍受,正要再次进攻,突然一阵冷水浇上来,原来小君溜下去,提盆冷水泼下,小胡顿时清醒不少。

  「不要生气喔,人家不想在浴室那个吗。」小君撒娇的说。

  「好吧。」小胡看着小君的屁股捏了一把。

  「哦!讨厌。」小君笑着弹了阴茎一下。

  小君拿浴巾替小胡擦乾身体,边擦边吻。小胡稍稍冷却的欲火,立刻又点了起来。小胡抱起小君,四唇相接,两人的舌头就像蛇般的缠在一起,互相探索。一股女人的体香传进小胡的鼻子,更刺激了小胡的性欲。小胡躺到床上,小君倒了一杯热水,喝了一口,弯下身来,着小胡的阴茎,热水和舌头环绕着阴茎,不停搅动。

  「啊!」

  小胡不由的叫了出来,从来没有的兴奋,弄的小胡热血沸腾,小君又喝了一口,继续舔弄着小胡的阳具,灵活的舌头如蛇信般的在龟头上游移,手指上下套弄着阴茎,另一手则抚弄着睾丸,又不时在睾丸与肛门间搔弄,小胡兴奋到了极点,立刻起身让小君躺下,将小君的双脚高高的举起,在茂密森林底下露出两片早已透的红唇,淫水不断的流出,对着硬直的阳具招唤着,小胡对准了小穴,一挺而进,直捣桃花源。

  小君发出满足的呻吟,淫水更不停的流出,花心不停的被冲撞,弄的小君意乱情迷,小胡的手也没闲着,捏着小君突出的阴蒂,阳具不停的抽送。小君兴奋的胀红了脸颊,不断的发出呻吟声。小胡将小君的身体向左翻转了九十度并把左脚举起,使小君的右脚跪在床上,如此小穴正对小胡的阳具,而这姿势使小穴整个撑开,小胡用龟头在阴户上摩啊摩,小君忍受不了:「快!快!快插进来吧,不要停。」小君哀求着。

  小胡用力一挺,噗滋一声,阳具整根没入小穴中,直抵花心。小胡感到一阵热浪侵向龟头,小君不停的呻吟,她已享受到高潮的快感。

  「我不行了。」小君已全身是汗,小胡又将小君转了九十度,准备从後面插入。

  而小君的淫水早已如泉水般的涌出,小胡用淫水把肛门弄,将手指插入肛门,同时把阳具插入小穴中,上下夹击,小君的呻吟更大声了,这时快乐的呻吟声与肉的拍击声,形成人间最美妙的节奏。小胡将阳具抽出,对准肛门,用力的插了进去。「好痛,不要。」小君痛的哀求小胡,虽然阅人无数,可是肛门还是处女地,从没被人开垦过。

  肛门像被撕裂的痛楚让小君痛的泪都快掉出来了,可是小胡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依然在窄小的洞中来回的抽送,小君在小胡的插弄下,渐渐的发现了另一种快感,小君的哭声转成了愉悦的呻吟声,臀部也随着小胡的节奏来回的动,小胡知道她已喜欢上肛交,就更加的用力,在那小小的洞中,阳具被紧紧的包覆着,紧密的摩擦,使快感更加的强烈。

  随着来回的抽送,小君的呻吟愈来愈大声,小胡的鼻息也愈来愈重,小胡加快了冲刺的速度,就在快达到高潮的时候,小胡抽出了阴茎,小君亦转过身来,着小胡的阴茎,拚命的吸吮着,小胡感到一阵抽搐,浓浓的精液射入小君的口中,小君将精液下,嘴巴仍着阴茎不停的舔弄,小胡舒服极了,手摸着小君的长发,感觉小君好像爱奴般,正服侍她的主人。

  过了好一会儿,小君才心满意足的抱着小胡,娇声的说:「我好快乐,真的。」
  两人走进浴室,小君替小胡冲洗身体,然後替小胡穿衣服,十足的小妻子模样。小胡临走时,小君写了一张纸条给小胡,上面是小君电话。小君依偎在小胡的怀说:「以後不要再花这种钱了,想我时就打电话给我。」

  小君的唇轻轻的封住了小胡的嘴,轻声的说:「下次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