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社会的园丁】作者:不详
               社会的园丁


字数:6886字

  朋友们您们好!

  在讲这个真实故事之前我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一个喜欢挖掘表面背后真实故事的人。本人出生在「湘」省,长在「中原」,现年25岁,是一个未婚的「大小孩」,当然,和大家有同样的爱好「色」(古语:十男九色)。

  大家都知道老师被称为社会的「园丁」,被各行各业的人们所尊敬,是多少各层「学龄」学生的崇拜偶像,使许多人们感到老师是多么的伟大。可我接触过的老师的「行为作风」确明明把这一切反面化。

  为什么我要这样说我们的「园丁」呢,这就是我要告诉大家的一个「为人师表」背后的真实故事。

  这个故事的发生「地址」在河南省郑州市某区某中学的教师宿舍,发生时间为2004年9月24日星期五夜晚。

  (故事开始)睁开眼睛一看墙上的钟表已经11:48分了,我起床穿好衣服来到洗嗽间洗刷完毕后,走到会客厅打开电视看起「笑傲江湖」。

  过了十分钟左右,妈妈下班回来,进屋就问:「阿辉呀,又刚起床,吃饭了吗?」

  我回答说:「老妈,还没有呢!这不,我的肚子刚叫起来,您这个救星可回来了,真是上天保佑呀。」妈妈对我笑了笑走进橱房做饭去了。我依然座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

  二十分钟过后,妈妈叫我吃饭,我来到饭桌旁端起碗「急风暴雨」式的吃起来。妈妈看到我吃饭的样子,说:「阿辉,今天星期五,今天;明天你们休息,吃慢点别咽着。」

  一听到妈妈说今天已经星期五了,我「呀」了一声,把妈妈吓坏了,随后说:「阿辉,怎么了,别吓妈妈呀」。

  我接着说:「老妈,我没事,只是忘记今天还有一件事要做,就是约好了和一个网友上网聊天」。

  我妈妈这个人是不反对我上网的。就说:「我以为什么事呢,这小事值得让你这么激动吗!上网聊天,出去玩都可以,首先,先把肚子填饱了」。

  我一边应着,一边速度的吃着饭。饭饱后,我来到我的卧室迅速打开电脑与我网上QQ的朋友「她」见面。

  QQ打开后,我不由一喜,QQ里面的「她」还没有来,我便先和别的Q友大聊起来。

  十三点三十分左右,「铛铛」两声敲门声,我的QQ好友里面显示一位「蓝发,黄皮肤」的人头像,「她」终于来了。在相互打过招呼后,我们尽情的聊了起来。

 聊聊我的过去;聊聊她的将来;聊聊我的以后;聊聊她的从前;聊聊我对社
  会的看法;聊聊她对生活的无奈。就这样聊呀聊,聊呀聊,将近聊了3个多小时,我们聊的很开心,觉得「从来没有见过的」这个QQ上的「她」人是多么的「聪慧」。

  这时,「她」又发过来一条信息,我打开一看,里面写着四个字「我想见你」。
  我看了看电脑上的表,已经四点四十三分了,我回信息说:「改天吧,现在太晚了。」

  「她」又回话说:「不行,今天非要见我,还说了见面的地点」,我宛然拒绝不了「她」的邀请,只有答应了「她」的要求。

  坐了四十多分钟的公交车来到网友「她」所说的见面地点(这正是郑州市某区某中学的校园大门前),我环视一周没有见一个在校园门口或周边等待的人,我独自一个人在校园门口排徊,等着「她」的出现。

  等呀等,等呀等,等到五点二十多分,等到的是大批中学学生回家过礼拜天。
  我觉得她不应该会欺骗我,我继续在校园门口等,又等了三十多分钟,等到的又是一批学校的教师回家休息两天。我还不甘心,仍然在哪里等,又等了十几分钟,等到的是一群学校的保安人员要去饭店吃饭(这是隐约听他们说的)。
  这下我绝望了,心想:「她」为什么要欺骗我,我真是太「愚蠢」了,竟然连这小小的鬼把戏也相信。想到这里,我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公交车站盘迈去。
  走了几步路,隐约听到背后有人叫我的网名「QQ之醉(394599707)」(现在为「精卵双雄」(394599707))。

  我扭过头向校园门口望去,看到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站在校园门口朝我这边观望,眼睛里流露出一种神态,好像期待着什么似的。

  这时,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种思想:「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就是我的网友,我的网友不会是她吧,我的网友应该是一位二十多岁的美女吧,我不会因为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让我来和她见面我就来了吧,我是不是疯了,我是不是傻了,我是不是真的愚蠢到家了。」(为什么有上述想法呢,这是因为我和「她」聊天时没有视频见过,没有问过他的祥细事情,我们只聊一些个人对家庭,对社会的想法)。

  我有些绝望,为了自己早点摆脱这个中年女子,我走过去就冲着她大骂一顿(当然,不是脏话的骂),我觉得:「骂完她,她会生气的走开,不理我,这样我也可以轻轻松松的回家了。」

  可是,我骂完了她,她不但没有生气,还笑眯眯的对我说:「发吧,把你的气都发在我身上,你生气的表情好可爱呀。」她这一句话让我无话可说了,站在原地默默的望着她。

  这时,她开口说:「你吃饭了吗,我可是没有吃呢,如果你没有吃我请你吃饭,如果你吃了,你陪我去吃饭」。

  我一听这话,心里暗暗的骂到:「妈的,这女人够恨,吃饭没吃饭都得陪着她,反正没吃呢,就说没吃吧」。

  我开口对她说:「没有吃呢,在这里等了你哪么长时间往哪里吃饭呀,反正你请客,我就跟着你噌顿饭吃吧」。她冲我笑了笑,带路向一家饭店走去。
  来到饭店后,她找了一个小雅间挑选了几个菜,我们边吃边聊,在聊的过程中,我对她有了一些了解。「她」叫关贵芳,河南郑州人,河南大学教育学院毕业,研究生学历,是这所中学教务处的老师(偶尔代代副课)。

  她上网就在学校教务处办公室上,因为她们学校教务处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个主任,两个副主任,一个老师。三个教务主任经常开会,办事,教务办公室经常只有她一个人在,所以,工作时间上网是没有人管的。「她」还告诉我:「她,她的老公,还有一个女儿组成了她们的三口之家,不过她并不幸福」。

  (这是因为什么呢?呵呵,色友们都是聪明的,这一点我就不必要说了吧。)
  了解了有关她和她的工作还有家庭事情后,我对她产生了同情心,觉得她也是女人中可怜的一员。

  边吃边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们走出了饭店,天空已经漆黑一片,但金星闪烁。这时,我对她说:「明天你们学校休息礼拜天,天这晚了,你也该回家了。」
  她说,这两天不回家了,住在学校,因为还有一些学校文件没有整理好。我听完她说的话后,我接上去说:「哪你回学校去吧,我现在要回家了,有空我们再见面。」

  说完,我转身就要离开。就在这时,她的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衬衫,我回过头问她还有什么事吗?她就是不作声,她的脸确是通红的,我看到她通红的脸和眼睛里流露的神态,评我以前「泡妞」的经验,我知道她想做什么,但是,我就是装作不知道,再说,我喜欢和淫荡的女人玩,对这个女人,我总觉得她很体贴很温柔不是我喜欢玩的对象。

  我又对她说,「没事我要马上回家,你也早点回学校吧。」说完我又转身要走,这时,她说了一句话:「阿辉,今天晚上你陪我好吗,我可以让你快乐。」
  哇……,这是一位「为人师表」的老师说出来的话,真让我难以至信。谁让我是「色」友呢!听到她说这话,我只有「顺水推舟」,借一下她的淫水滋润滋润我的鸡巴,你快乐,我也快乐,合乐而不违呢。随后,我跟着她来到了学校她的宿舍里。

  一进她宿舍的房间,不由让我联想到在中学时和学校一位女生做爱时的场景,哪就是在学校宿舍里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了女人。没想到,多少年后,还能在学校宿舍和女人做爱,这次做爱的对象竟然是「老师」。

  我正联想着这一切,关老师说话了:「阿辉呀,把门关上,来,座我身边,老师一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我心里想:「这女人看起来并不是我想像的哪样正经呀,也是一个淫荡的娘们。行,行,现在在我面前称老师,一会我让你叫我老师」。心里这样想,不过还是座到了关老师的身边。

  她用右手抓着我的左手,她的左手不停的抚摸我的脸庞,我就当我是「奴隶」,让她摆布。她抚摸了一会对我说:「阿辉,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吗?看过女人的身体吗?做过爱吗?」,我接着说:「老师,你让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当然说真话了,在老师面前还能说假话吗!老师不喜欢说假话的学生」她回答到,我「逗」着说:「老师,也许你的裸体是我一生中第一个看到的女人身体」。

  她听了我说的话,「呵呵」笑了起来,一边笑,她的左手从我的脸庞往下抚摸。我的右手也在隔着衣服抚摸着她的后背。我们相互抚摸了一会,她开口说话了:「阿辉,天气这么热,你一定出了不少臭汉吧,走,我们去洗漱间洗个鸳鸯浴去」。

  我听了这话,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和老师一同洗鸳鸯浴可是第一次呀,还是和这样淫荡的老师,口里吐了一个字:「行」。我们一起来到了洗漱间(洗漱间和宿舍在一个房间内)。

  走进洗漱间后,她先蹲在马池上解了个小便,接着,脱了她的仔裤和内裤,接了盆水洗起她们女人的宝贝「阴户」来。我看到她在清洗的「阴户」,她那「阴户」好肥呀!呈浓重的灰黑色,她浓密的「阴毛」遍布她哪三角地带。我正看着心欢时,她说话了:「我洗完了,阿辉,你的呢,你也洗洗吧」。

  其实我在炎热的夏天每天都要洗澡,我的宝贝很干净,不过为了挑逗我身边这位淫荡的老师,我应了声:「行」。

  接着,我脱下稀薄的衬衫和长裤(包括内裤),呈现出我的裸体,走到她刚为我准备好的水盆前,洗起我的鸡巴来。我一边洗我的鸡巴,一边玩弄着它,一边说:「弟弟,你是不是这长时间没有吃东西饿了呀!是不是想让哥哥给你找点食物吃呀!你别急,哥哥一会让你吃,让你吃的饱饱的」。

  在一旁的关老师受不了了,嘴上说着「你」真是一个「傻冒」,但她的右手确已经抓住我的十一公分多的鸡巴来回摆弄着(我承认我的鸡巴小了点,没办法天生就是这样)。

  我也不让自己闲着,我的嘴贴近她的嘴亲吻起来。我把我的舌头递进她的口中,她不停的用嘴唇吸着我从舌头递给她的爱液,不时还发出「叽叽」亲吻之声,时而她还把她的舌头递进我的口中让我吸取。就这样亲吻着,抚摸着。过了很长时间,她停了下来对我说:「我们上床吧,在床上比在这里舒服多呢!」。
  一边应着,我和她一边向床边走去。来到床边,她让我帮她把上衣脱去,我也应了。衣服刚从她的胸前离去,我的眼睛直了,她的肌肤好白,乳房更是雪白雪白的,又如馒头大小,特别是乳房上的两个黑红色的小乳头,如同两个弹球,不时吸引着我的心。

  这时她说话了:「看什么,看的我好羞呀,快点吧,奶奶受不了了,早想让你吃了」。我对她笑了笑,把嘴贴近她的左乳房吸取着她的乳头来,右手也不停的搓揉着他的右乳,她呢!她闭着眼睛,从喉间不停发出「嗯嗯……唔唔……」
  的喘气声,看来她正在享受着人间最美好,最舒服的感觉。

  就在这时,我将右手移到她的秘密地带,软软的搓揉着她迷人的阴蒂。
  顿时,她的身体猛的一缩,喉间发出的「嗯……唔……」之声也从小声渐渐大了起来。

  我的嘴离开了她哪含有奶香的乳房,直逼她哪迷人而又肥大的「阴户」,我的头被她的大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舌头在她哪迷人的「阴户」上如同一条「小蛇」
  滑来滑去,不时的添她的「阴蒂」,不时的添她的「大嘴」,不时的滑进她的肛门,添的她不由自主的身体发抖,嘴里还说着:「你的口交这么好,我好,好喜欢呀!」。

  就在她「摇摇欲仙」的时侯,我停了下来,她说:「怎么了阿辉,我正享受着的时侯你把我丢到了一边,你好坏呀」。我说,「我的好老师,我的小弟弟也想享受一下」口中游「的感觉,怎么办吗?她说:」你好坏呀,妹妹还没有享受完呢,可来抢妹妹的东西,不理你了。「

  她虽然这样说,可她的右手已经握住我哪「青筋暴长」由如「钢鞭」的鸡巴来回的摆弄着,摆弄的鸡巴不时「感觉」易常,不时「口水」直流,她不停的问我舒服吗!我挑逗说:「舒服,太舒服了,如果进嘴里不知道是什么样呀」。
  就在这时她嘴一张,我的「火热坚硬」的鸡巴进入她的口中,瞬间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好。鸡巴在她的口中如同「自己的舌头」玩弄着是多么的熟练,哪感觉是多么的舒服。我也不时的发出「唔唔……嗯嗯……」的叹声。

  就在这时,我的龟头一阵酥麻,大量的精液射入了这位「关老师」的口中,可这位「关老师」还在不停的添弄着我的鸡巴。我当时的第一感觉:「靠,这女人也真的太风骚了,我喜欢,我喜欢。」

  第一次射精以后,我们两躺在床上相互抚摸着,比此聊着天。她说:「阿辉,你也太不管用了吧,这才几下你可败阵了」。我说:「不是愿我败阵快,是因为你的」口交「水平太高了,我太喜欢你了」。

  这下把她逗乐了,边笑,边用右手抚摸我的小弟弟看看硬起来没有。{ 我知道我这个小弟弟是没有一个小时是硬不起来了(因为以前泡妞的缘故,肾比较虚,所以性功能也下降了许多。这点色友是会同情我的} 一摸还没有硬,骂到:「你的弟弟也太不管用了吧,这长时间还没有勃起」。

  我说:「别生气,慢慢来,如果有性保健药就好了,可以让你成为人间最快乐的女人」。她问:「有多快乐呀」。

  我说:「想多快乐多快乐,可比神仙呀」。她说:「好,我给你」伟哥「吃,你敢吗?」。

  我说:「有什么不敢的!又不是我这没有女人,我吃了受不了,没地方泻」。
  说着,她走到桌子旁,打开手提包拿出一包「伟哥」来。

  我问她:「你怎么有这东西」,她说:「我知道我的性欲很高,我怕你满足不了我,所以我在今天中午午休的时侯去性保健品商店为」你「买的」。

  我一听这话,「知道这女人有多阴险,今天是」她「给我下了一个套儿」,心这样想,但还是很高兴,可以和这样的骚老师上床做爱,我死也值了。她已经把「伟哥」和「一杯水」端到了我的面前,我也不想哪么多了,接过「伟哥」吃入腹中,然后喝了两口水,我们又躺在床相互的抚摸着。

  二十分钟过后,我感觉我的身体火热火热的,心里总觉得不舒服。这时,她感觉到我的易常表情,对我说:「阿辉,是不是药效起作用了」。

  我对她点了点头。她紧紧的抱着我,用她哪雪白的乳房顶着我的胸口,她的右手又开始摆弄我的鸡巴。

  一分钟过去了,我还能控制住自己。五分钟过去了,我仍然可以控制住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我终于忍受不了这种说不清的「感觉」,我又和我的「她」关老师亲吻起来,我又开始和刚才一样用手搓揉着她哪雪白的奶子。

  「唔唔……嗯……嗯嗯,唔唔……阿辉,用力的搓,用你的全身的力气搓……唔唔……嗯……把老师的奶子搓,搓烂……嗯,嗯……」

  我一只手搓着这位淫荡女教师的奶子,一只手已经移到了她的「阴户」,在他的「阴户」周围不停的抚摸,摸的他全身收缩。手指也痒痒了,在抚摸「阴户」
  的一瞬间,右手的中指进入了这个女老师的敏感地域,她「啊」了一声,屁股在半空中扭了两下,继续享受这「性」带给她的美好感觉。

  「啊,啊……阿辉,用你的手指」插「对,对,用力」插「,快,快,快插,把老师这个小嫩穴」插「烂,啊啊……对,用劲,对,唔唔……啊,啊,啊,啊……嗯,唔,啊,啊……啊……啊……嗯……唔……啊……啊,啊……」手指插着,由一只手指变为两只手指,由两只手指变为三只手指,插的这位淫荡的老师不停的在半空中扭动她哪肥大的屁股。

  我又把嘴帖近她的「阴户」亲吻着,添抚着,这时我才发现从老师哪美丽的肉穴里流淌了哪么多,哪么晶亮的液体,我把嘴对准她哪美丽的肉穴边亲吻着,边吸取着她哪在享受着「性」快乐同时,体内不由自主地流淌出来的爱液。
  「啊,啊……阿辉,对,用出吃奶的力气去吸,把,把,把老师的爱,爱液吸,吸完,你,你知,知道不知道这,这些爱液老,老师为你准备,准备了多长时间,都,都是为你,你准备的呀!啊,啊……啊……嗯,啊……用,用……力去吸……吸,吸呀……啊,啊……」

  「啊,舒服,好,好,真的好舒,舒服……阿,阿辉,你,你的大嘴把,把老师的小,」小甜嘴「添的受,受不了了,真,真的受不了了,快,快,把,把你的鸡,鸡巴」插「进去呀,快,别,别再让老,老师难受了。快,快……」
  看到这位女教师的淫荡表情,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让鸡巴对准她哪迷人的,流着口水的嫩穴,屁股往前一送,我的「火热」鸡巴被她哪流着口水的「馋嘴」
  吞没进去。顿时,只听到轻微「啊」的一声,关老师的腰向上一抬,屁股在半空扭了几扭,接着享受起「欲死欲仙」的感觉来。

  「啊,嗯,啊,啊……好,好棒,阿辉,你,你真的太棒了,用,用力让鸡巴」插「,把我这」不知丢脸「的骚穴」插「烂。」

  「唔,唔,嗯……唔……嗯,唔……」我也不停的从喉间发出这样淫声。鸡巴也在「关老师」的嫩穴里享受着几个月来没有享受过的快乐。我火热的鸡巴在她哪嫩穴里来回抽插着,时而发痒,时而酥麻,嘴上不时说出:「舒服,舒服」。
  「啊,啊……嗯……」之声在「她」的嘴里越来越快,越来越大,我的鸡巴也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七十多下后,我突然感觉一阵「暖流」直射我的龟头,我知道她的第一个高潮来到了,可我还是不停地用出全身的劲让鸡巴「抽插」她的阴道,使整个鸡巴全部进入阴道让龟头顶她的子宫口(提示:女人如果到性高潮时,男人停止「运动」女人会不高兴的)。让她在性高潮到达顶峰时,还能受到快感的刺激,享受女人最顶级的性满足。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