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七班里世界】(05)作者:魔法少星
字数:9038


                 5

  看到包里满满的羽毛和鳞片,我心里很是开心,仿佛我已经拿到了优惠券,仿佛已经把夏装穿在身上了。

  「呵呵~ 呵呵。」我一边走一边还傻笑着。

  「好啦,梦理,别傻笑了,我们还有一天的路程呢。」从铃语也笑着说。「不过呀,夏装确实好看呢,我有一次路过他的店,都被那种美震慑到了。那种单纯,那种开放,好像少女心都被那件衣服释放出来了。」

  我憧憬着我穿着那件衣服,好幸福呀。

  「既然那么想穿,就快点走吧。」

  「嗯嗯,我们快点走吧,我都迫不及待了。」我说。

  从铃语看着梦理那单纯的笑,心里已经有了一点想法。梦理呀,这是一个不会悲伤的人,不会反思的人。她的生活,只有今天和明天,没有昨天。她的存在,简直,就是像是一个梦,像是一个理想,一个夙愿。经过了这次的妖精之地的旅行,从铃语加深了对梦理的了解。但是,梦理身上还是有很多谜团的呢。

  「从铃语,你快点跟上来呀。」远处传来梦理的呼喊,从铃语回过神,
  「嗯,好啦,这就来了。」……

  「啊……紫,紫璃,我,我要去了~ 啊……」

  「嗯……紫曦,我也要射了……」在树屋里,紫璃正用背入式,和紫曦爱爱。令人惊讶的是,紫璃的下体,也有一根大肉棒。看来,这也是类似从铃语的那个魔法。看着这对双胞胎,有着相似的身体,面貌,却在爱爱,就像孩子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很新鲜,很迷人。但是,事实并不这样。

  「啊~ 要射了!」紫璃颤抖的说。

  就在要射的那一刻,紫璃狠狠的把肉棒顶在了紫曦的子宫口,就像恨不得把肉棒也插进子宫一样。

  强烈的撞击,带给紫曦强烈的快感,将她推上的了高潮。

  「呃……呃……」紫曦浑身抽搐着,那快感像潮水,淹没了她的意识。终于,她晕了过去。

  但紫璃并没有停下来。肉棒顶在子宫口,一抖一抖,射出了量大得吓人的精液。显然,并没有多少精液流出来,大多都进入了紫曦的子宫,甚至,紫曦的小腹都微微突起了。

  紫璃射完了以后,抽出了并没有变小的肉棒,接着,就有许多精液流了出来。
  紫璃看着晕过去的紫曦,和没有变小的肉棒,叹了口气。

  「紫曦,只能委屈你了。看样子,魔法想要解除,还得再来一次。该死的人类,竟然会这样的诅咒。」

  是的,是诅咒。从铃语在迷奸了紫璃之后,便将能长出肉棒的魔法,改成了一个小小的诅咒:紫璃的下体在傍晚会长出肉棒,如果不及时释放的话,第二天就会变大,如果第三天还不释放的话,就会继续变大,直到没法正常生活。而如果在肉棒一长出来就释放完的话,它会隔一天才又长出来。显然,紫璃在拿紫曦的身体释放。但从铃语的恶意还没有完,她给紫曦同样的诅咒,只是与紫璃相差一天。也就是说,今天是紫璃上紫曦,明天是紫曦上紫璃,然后一直循环……
  「小紫,我回来了。」我迫不及待的推开了宿舍的门,走到了小紫的房间。
  小紫正在看书,见到我进来了,就停下了手边的工作。

  「啦啦啦,小紫,我的衣服好看么。」我轻轻地转了一圈,夏装便随着我飘了起来。

  「……梦理,穿夏装千万千万不要像这样作太大的动作,不然,就被看光了。」小紫看着我,无奈的说。

  夏装是个淡蓝色的连衣裙,只是裙子很短,都没超过大腿。上部的衣服很少,仅仅是配和着吊带,让裙子不至于掉下去。或许是因为上边的衣服太少了,梦理还穿着个只到肚脐的淡紫色半袖,而且,那半袖也是近乎透明的。

  「好看,梦理很适合夏装呢。」小紫说。

  听到小紫这样说,我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小紫,你在忙什么呀。」我看小紫拿着一本仪式的书,而且好像很难的样子。

  「梦理你不知道么,皇女阿米什要来偏见之水进行洗礼,我是引路人呢。」
  小紫惊讶的说。

  「不知道啊。等等,阿米什,是阿鲁诺国的那个皇女!」我突然反应过来。
  「是的,就是那个最强大的国家的皇女。」小紫说。

  「竟然选你,小紫你好厉害呀。」

  「那必须。」小紫骄傲的说。

  「小紫,什么时候进行洗礼呀?我也想去看看呢。」我说。

  「嗯,不远了,就在这几天。」小紫说。

  ……

  「小紫呢,是去准备祭祀服了吧。」我在祭池外边等着。皇女要在祭池中洗礼,祭池就在这个类似金字塔的建筑的顶端,而人们呢,都在这个金字塔低部的圆形底座之外,围着这个金字塔。金字塔的四个方向都有着通向祭池的台阶,而在台阶的旁边,有着雕刻出来的魔法阵,一直通向着金字塔低,成为一个渠道。
  渠道由四个方向向外延伸,每过一段距离,就会分叉,直到遍布整个偏见之水。

  在洗礼开始时,祭池中会充满水,然后溢出,顺着魔法阵到达渠道,流遍整个偏见之水。每年的这一天,就是洗礼日,偏见之水的人们会在这渠道旁,用渠道里的祝福之水洗手,表示感谢,表示接受。皇女阿米什在祭池里接受洗礼,表示偏见之水接受了这位皇女。作为人类魔法的圣地,偏见之水的洗礼,就是偏见之水的支持,就是皇女争取皇位的一个支柱。

  「还是看不到小紫啊。而且今天祭池这里聚集了好多人啊。」我说。

  「毕竟都大家都想亲眼看看皇女啊。」从铃语说。

  「那倒是。老师们也没来啊。看来,他们是在他们那里进行洗礼了。」我说。
  「老师来了就不好了!梦理,你怎么连洗礼的规矩都忘了。给年轻人洗礼,就要让同样年轻的人来主持啊。」从铃语无奈的说。

  「那些规矩好烦的,我才不想记。来了来了,她们来了。」

  远处,小紫穿着祭祀服,走在前面,皇女阿米什跟着小紫,走在后面。人们看到她们来了,就都安静了下来,静静地注视着她们,看她们从圆形底座走到金字塔低,然后又踏上台阶,走向祭池。由于祭池很高,当她们走上去之后,人们已经看不到她们了。

                祭池上

  「尊贵的皇女,我们已经到达了祭池。」小紫说。

  「今日,我们为……(此处省略好多个祭祀祝福语)」说完了祝福语后,小紫说:「现在,让祝福与包容,化为水,洗礼祝福女神您的子民吧。」小紫举起了圣物,然后,圣物便闪光,水,便出现在了祭池中,越来越多,然后溢出,顺着渠道流下。

  「尊贵的皇女,洗礼开始了。」小紫说,「请脱下您的衣服。」

  「是要脱下所有的衣服么?」阿米什问。

  「是的。」小紫回答到。

  「不要那么死板嘛,已经在祭池了,又不会被别人看到。你告诉我我需要作的,然后我们就聊一聊呗。」阿米什一边说,一边脱掉了说有的衣服。

  「既然您这么说了,那就按您说的作。您只要在祭池里稍微洗一洗就可以了。之后我会给您偏见之水的传统服装福衣,您穿上就好了。」小紫说。

  「没有要求要洗多久是吧?」阿米什说。

  「……是的。」小紫说。

  阿米什脱光了衣服后,就进入了祭池,像是在泡澡一般,悠闲的躺在了里边。
  「你叫什么名字?」阿米什问。

  「尊贵的皇女,我叫爱因克贝利·诺·小紫。您只要叫我诺小紫就可以了。」小紫说。

  「让你当我的引路人,想必你在偏见之水也是十分优秀的吧。」阿米什说。
  「尊贵的皇女,我只是净化仪式的学员而已。」小紫说。

  「净化仪式的啊。那你能净化这个么?」阿米什转过身,露出了她的背。阿米什的光洁的背上,有一个淡淡的,巴掌大的魔法阵。

  「尊贵的皇女,这看起来并不是比较强力或者危险的魔法阵。淡淡的颜色,表示它在您自身的魔法防御下已经支离破碎,我想,您用您自己的力量就能清除它。」小紫说。

  「是么?先别那么早下结论。你开帮我检查一下这个东西吧。」阿米什说。
  「是的,尊贵的皇女。」小紫说。

  小紫走到阿米什身旁,将手放到了魔法阵上。随着魔力的注入,小紫渐渐的发现,这个魔法阵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怎么样?你能知道这是什么魔法阵么?」阿米什笑道。

  「……这,这不可能啊,它是如何做到的?」小紫皱了皱眉,继续检查。「精妙的构造,完美的契合,魔法阵,不,诅咒,这是个诅咒。」小紫说。
  「不愧是偏见之水的净化魔女,这么快就看出了这是个诅咒。」阿米什说,「你能看出这是个怎样的诅咒么?」

  「……抱歉,我看不出来。」小紫说。

  「也对,这世界上恐怕没人能看懂这个诅咒。」阿米什说,「但凭我自己的理解,这个诅咒不会置我于死地,具体这个诅咒是干什么的,我想,只有阿伊知道了。」

  「哈哈,皇女您真幽默。」小紫说。

  「洗礼的时候,平民是能随意登上祭池的么?」阿米什突然转换话题,说。
  「?当然是不能了,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样做很不礼貌。」小紫说。
  「很不礼貌呢,平民。」阿米什转过头,看向台阶。

  「有人上来了么?是谁?」小紫突然明白了,警戒的看向台阶。

  脚步声越来越近,但阿米什却转过去了,继续悠闲的洗礼。

  「梦理?!你怎么上来了?」小紫发现上来的人,竟然是梦理,一阵无语,「快下去,这样贸然上祭池,是很不礼貌的。」

  「很不礼貌么?从铃语说我可以上来啊。」我奇怪的说。

  「拜托,你别这么傻好么,她说你能上来你就能上来啊。十分抱歉,皇女,冒犯您了。梦理,快向皇女道歉。」

  「哦哦,皇女,十分抱歉,冒犯您了。」我虽然不太明白我为什么要道歉,但小紫这样说了,我就道歉吧。

  「看你的服装,你是一个魔女。你为何要登上祭池?」阿米什问。

  「我为什么?我想看看皇女的裸体啊,从铃语说皇女洗礼的时候是不穿衣服的。」我说。

  「天啊,这,这是给皇女洗礼,你想看就看啊。」小紫说。

  「那么,现在你看到了我的裸体了,你可以下去了吧。」阿米什说。

  「诶?我还没仔细看呢。」我说。

  「梦理,快下去!」小紫已经开始生气了。

  「魔女,不要得寸进尺!」阿米什已经隐隐发怒了。

  「你们不要凶我,我明明是来做好事的,从铃语说我能帮上忙的……」我委屈的说。

  「帮忙,梦理你别给我添乱就行了。」小紫说。

  「所以说,你要帮什么?」阿米什问。

  「关于皇女背后的魔法阵。」我说。

  「!!!」「!!!」小紫和阿米什都吃了一惊。

  我走到了阿米什身旁,将魔力注入,去感受这个魔法阵。

  「……首先,这个魔法阵是由命运之城画的,而且,根据魔法阵与皇女的魔力的融合来看,这个魔法阵在皇女刚出生就已经被画上了。看这个魔法阵,它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在这个魔法阵里,还有许多小到看不到的魔法阵,如此小的魔法阵,只有先画出来,然后再用空间魔法来进行缩小,所以,想要弄清楚这个魔法阵是干什么的,必须会空间魔法,但根据我的推断,这个魔法阵是用来……
  嗯……用来限制的。「我说。

  「梦理,你……没事吧?你怎么突然知道了这么多?」小紫看到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很惊讶。

  「诶,是吗?我只是把我知道的说了出来。」我说。

  「魔女,你叫什么名字?」阿米什说问我。

  「我的名字?我忘了我全名叫什么了,我只记得,我叫梦理。」我说。
  「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的人,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要知道,阿鲁诺国的皇室魔法师也无法看破这个魔法阵。」阿米什说。

  「诶?我也没想让你相信啊?」我说。

  「梦理!!不要这么无礼!这是皇女阿米什!!」小紫已经生气了。

  「小紫……我错了还不行么,别凶了~ 」我说。

  「好了,梦理,我没有生气。我还没有狭隘到那种地步。在来偏见之水之前,我就知道,偏见之水是一座十分开放的城。作为魔法的圣地,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总会生机勃勃,所以,这样想看我裸体的人来看我,也说明你们支持我,不是么?」阿米什说。

  毫无疑问,阿米什简单的几句话,便已经俘获了小紫的内心。

  「皇女……」

  「好了,我们该下去了,小紫,梦理。」

  从阿米什走下了祭池,然后又发表了一番演讲。看着阿米什的演讲和场面上人们的热情,从铃语心想,「阿米什,包容了梦理的鲁莽,并借此笼络人心,真正的获取偏见之水的支持。阿米什,你已经渐渐成长了啊。」底座上站着的阿米什,已经把她的人格魅力完美的展现出来了。

  ……

  晚上,阿米什回到了在她偏见之水的房间,仔细想了想今天的日程,有几处疑点,想了想之后,然后叫来了自己的卫士,吩咐了他们几件事之后,便开始休息了。

  ……

  阿米什突然坐起,拔出了枕头底下的匕首,警惕的看着这个半夜突然来到自己卧室的人。

  「你是谁?为什么半夜来这里?」

  从铃语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警惕的阿米什,说笑道:

  「我还以为我已经避开了所有的探测魔法了,你还是发现了我呢。」

  「快说,你是什么人?我就要叫卫士了。」阿米什说。

  「别急嘛,夜晚这么长,我们有很长时间。」从铃语说。

  「你在展开魔法阵!」阿米什惊讶的发现,然后瞬间,跳向房间的门,同时,还大喊着:「卫士!卫士!」阿米什跳向门,却发现,跟本打不开。

  「阿米什,你太慢了。」从铃语说。

  阿米什在发现自己已经逃不掉之后,就靠着门,警惕的看着从铃语。

  「你不是来刺杀我的。你也不是来威胁我的。而且,你不是偏见之水的人。」阿米什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式。

  「这么快就冷静下来了?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聊一聊了吧?」从铃语说。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阿米什说。

  「……你也没有记起啊。我叫从铃语。」从铃语说。

  阿米什听到了从铃语这个名字,瞬间回想到了白天洗礼时候的情况。那个梦理,就是在从铃语的指示下才走上祭池的。

  「这么说来,你是想了解我身上的那个魔法阵了么?」阿米什说。

  「不不不,我是来和你聊聊,怎么样让你说出屈辱下流的话,怎么样让你的奶子不停地喷出乳汁,怎么样让你不停地高潮,怎样改造你一个敏感的身体,让你无时无刻不在发情。是不是需要我们好好的聊聊?」从铃语一边微笑着,一边说出令阿米什生气的话。

  「该死,你这个该死人,竟然敢这样羞辱我!!」阿米什握紧了匕首,然后突然向从铃语刺去。

  「米儿,你还是那么不乖呢。看来,我一定要好好的管教你了。」从铃语说。
  ……

  我半夜醒来了。习惯性的握住身上的魔索,注入了一股魔力以后,打开了它。我很少半夜醒来,我刚才醒来,是因为我梦到阿米什了。

  「啊,她美丽却不柔弱,睿智却不古板,一言一行,都那么吸引人呢。」
  整整一下午,我和小紫都带着阿米什

  在偏见之水到处看看。那真是一段有意思的经历啊。

  「原来,阿米什不仅魔法很厉害,连搏斗都很厉害呢。博学多识,遇事不惊,不愧是皇女。」

  我又回想起她的面容,她的笑,我很想现在就看看呢。不如,我现在就去看看她吧?

  穿上魔女服,走上了偏见之水的街道。街道上有魔法石构成的路灯,发出温柔的光亮。我走在路上,感受着凉爽的微风,静谧的夜,心想,阿米什在干什么呢?在睡觉吧?在做梦么?是不是还梦到了我呢?想着她,我就莫名的开心。我看看我的左手,白天,阿米什就是拉着我的左手,在人们面前走下祭池呢。她的手好温暖好温暖,还有淡淡的香气。嗯,我是挺喜欢她的啦。和她在一起,很开心。

  ……

  「阿米什,你很聪明,知道我的出现必然会触发预警的魔法阵,所以想办法拖延时间,等待卫士的救援。面对只存在传说里的空间魔法,你也能很快冷静并做出正确的做法。只可惜,你面对的是我。」从铃语说。

  此刻,阿米什被用魔法吊在半空中,在她的脚下,是一个血红色的魔法阵。
  那个魔法阵显然在催化着什么,因为阿米什脸红透了,喘息着,眼神迷离,像是在忍受着什么。

  「你……你究竟……是谁?」阿米什一边喘息着,一边说,「你竟然……会这个……魔法阵……」。

  「我是谁?你就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其实很欣赏阿鲁诺皇室秘术- 血魔禁阵,似乎只有皇室血脉,才会对这个魔法阵起反应,通过激发血脉的力量,来增强自己。不过呢,需要有相同血脉的人做祭品。所以,这个魔法阵是被用来掠夺皇室女性身上的力量的。不过呢,我稍微改写了一下这个魔法阵,我以我为祭品,激发你的情欲。可怕吧?这种激发,就像是你自己的成长,没有办法抑制呢。」
  从铃语说。

  「你……拿自己……当祭品……,就算我的……情欲增加……,力量也会…
  …从你掠夺……,你就……不怕么……「阿米什说。显然,阿米什的情欲已经越来越高,已经渐渐的影响了她的思考。

  「哈哈,这魔法阵所吸收的力量,与我浩瀚的力量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从铃语笑道。

  「等魔法阵完成了,我就好好的享用一下,萨克米的子孙吧。」从铃语说。
  「……梦理怎么来了,她这时候不是应该在睡觉么?」从铃语感受到了梦理的到来。低着头,远见魔法便看到了一脸悠闲的梦理。

  「不是来解救阿米什的,是路过么?不,她来了。」从铃语说。知道梦理越来越近,从铃语摸了摸阿米什的头,看着已经有点神智不清她,说:「今天算你走运,我就暂时放过你。」

  从铃语说完,便轻松的使出了空间转移,消失在了阿米什的房间里。随着从铃语的离去,房间里所有的魔法阵也都解除了。阿米什躺在地上,喘息着,一动不动。

  「好热……好想要……」阿米什的手,不自觉的向下体伸去,不自觉的,刺激阴蒂,给自己带来快感。

  「不够,这……完全不够……」

  ……

  我走到了阿米什的房门前,发现卫士倒在了那里。「是遭到袭击了么?是什么人,敢在这里袭击?」我推开了阿米什的门,扑面而来的是情欲的气味。
  「阿米什这是在干什么呢……」

  我走到了卧室门前,情欲的味道更重了,不仅如此,还能听到诱人的呻吟声。我默默的笑了笑,推开了门。

  「谁……是谁……」阿米什躺在地上,一边自慰着,一边迷离的看向我。
  「是我,梦理。嗯,你这是在自慰么,没想到堂堂皇女士这么淫荡啊。」我笑道。

  我走到阿米什,将她抱起。在我怀里的阿米什,是另一种样子。与白天不同,此刻的阿米什,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沉醉在新奇的快感里,迷离,小心翼翼,是那么迷人。

  「这样的阿米什,也很美呢。」我说。

  我轻轻的将阿米什放在床上,刚想起身,她就伸出手,抱着我的脖子,对我说:「我……想要……」

  阿米什轻轻的突出微热的呼气,让我的心,也动容了。

  「你,想要我么?」我稍微的疑问一下。

  「嗯……梦理……我……想要你……」

  「我也一样呢。」

  顺势俯下身,就迎来了阿米什火热的吻。充满情欲的味道。

  「唔~ 啊」

  此刻,我的注意都集中在了嘴上,我和阿米什来回交换着津液,缠绕着对方的舌头,她的舌头好软,好甜。

  我慢慢抬起头,看着我们唇间的津液拉出的丝,轻轻的笑了。

  「梦理,我……准备好了……」阿米什的声音好软,好诱人。

  「嗯,我也是。」我说。

  「只是,你是个女孩……」阿米什说。

  「你在想这个么?」我撩起了魔女服,下边,是一个狰狞的大肉棒。

  「怎么会……」

  「一个小小的魔法而已。」我笑道。

  阿米什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她诱人的身姿。也许是因为她长年格斗,她的身上,没有多余的肉,简直是完美的身材。

  「梦理,我们开始吧。」

  「嗯,我把魔女服脱掉。」我说。

  先解开背后的蝴蝶结,然后再一圈一圈的解开腰上的带子,从魔女服中穿过……

  「梦理,我……等不急了,快解开那烦人的带子。」阿米什看着我半天都脱不下去魔女服,着急死了,然后就乱拉我身上的带子,反而弄得更乱了。

  「不能忍了,阿米什,我要上了。」半天都弄不开这该死的带子,我不弄了。看着身下诱人的阿米什,我分开她的腿,对准她的小穴,便插了进去。

  「啊……」在那一瞬间,阿米什发出了诱人的呻吟。

  「唔,好紧。」阿米什的小穴很紧,我只能一点一点插进去。看来她已经忍了好久了,仅仅是插入,就让她不停地呻吟。

  插入了没多少,我便感觉到了一层膜。这是她的处女膜吧?看来,我要夺走皇女阿米什的初夜了。

  「有……点痛,但亲爱的……梦理……不要在意……我……可以……忍受的。」阿米什说。

  听到阿米什的话,我也就不必小心了。稍微退出了一点点,就准备继续深入了。

  「阿米什,我要上了。你的初夜,你的身体,我要收下了。」我说。

  「……嗯……」

  我用力,向阿米什小穴的深出插去,薄薄的处女膜,也在我的肉棒下破裂了。
  「啊……好痛……好爽……」阿米什随即发出了呻吟。

  我感受着从阿米什小穴传来的快感,慢慢的插到了底。

  「啊~ 好深……碰到了,太深了……」

  我的龟头已经碰触到了阿米什的子宫口了。虽然是轻轻的碰触,但也给阿米什带来了强烈的快感。轻轻的抽插,等阿米什稍稍适应了一点,我便开始了更加猛烈的抽插。

  「啊……啊……梦……梦理,轻……轻一点,太……太爽了。」小穴传来了潮水般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吞噬着阿米什的意识。从未经历过如此着迷上瘾的感觉,阿米什尽管有些抗拒,但身体依然违背她意志的给她快感。

  「啊……啊……梦理!要……要去了!」在阿米什的一声呻吟后,她达到了人生第一个高潮。

  阿米什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有高潮带给她的无尽的快感。与高潮一同,阿米什的心悄然的发生了变化,甚至她自己都没发现。看着眼前的梦理,她是那么安心。是的,安心。好像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就接受着各种各样的训练,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即使现在她已经比较强大了,她潜意识里依然保持着一种警惕和紧张。换言之,她从未放松过。好像在她的潜意识里,谁都不可靠。现在,不管她愿不愿意,一切,都变了。此刻,达到了高潮的阿米什,是真的真的一点点防备都没有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完全打开了,向她面前的这个人,「梦理……」阿米什轻声道。

  「嗯,怎么了?」

  「我……高潮了。」阿米什说。

  「嗯。阿米什,我们才刚刚开始呢。」我说。

  「叫我米儿!!」阿米什坚持到。

  「……米儿?」我说道。

  「嗯……」

  我感觉到阿米什变了,嗯……说不出哪变了,但现在的阿米什,也很可爱。
  虽然阿米什,应该是米儿,已经达到了高潮,但我还没到呢。我继续抽插着,感受着米儿的带给我的快感。渐渐的,快感越来越多。

  「……米儿,我要射了。」我抽插得越来越快,米儿的呻吟也越来越激烈。
  「梦理……我,我也要到了……」米儿在经历了一次高潮后,身体越来越敏感。

  「要射了!」我紧紧的将肉棒插了进去,紧紧的靠着米儿的子宫口,然后,大量的精液射了出去,穿过子宫口,冲击着子宫壁,带给米儿新奇的快感。
  「啊……啊……要去了!」米儿感受着精液的冲击,达到了一个更加强烈的高潮。

  看着失神的米儿,我笑了笑。

  「我还可以继续,米儿,我不会放过你的。」

  稍作停息,我没等米儿回过神,便开始了新的一轮抽插。

  「啊……梦理……我们……我们停下吧……」米儿勉强从高潮中回过神,就被迫接受着又一轮快感。

  阿米什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被迫,达到高潮,一个又一个高潮。

  在我射了三次之后,米儿高潮了六七次。最后,米儿终于受不了了,在达到了最强烈的高潮后,达到了体力的极限,沉沉的睡着了。

  看着睡着了的米儿,我也好疲惫啊。搂着米儿,我也睡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