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魔禁の旅 - 在充满魔物娘的大陆上的生存法则!!】(57下-59)作者:Kame Gami
字数:120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七章-争分夺秒>>(下)

  追着已经开始渐渐微弱下来的魔力波动,法欧在石林中奔跑着。一边默默计算自己和那股魔力波动的距离,他可不想一头栽进响尾蛇娘的魔力探测圈之中。大约在二十分钟后,法欧感觉已经接近了响尾蛇娘的魔力探测圈边缘。

  法欧看着身旁粗糙的石壁表面,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决就冲了过去。法欧顺利的在两根石柱间飞蹬着上升,在到达最顶端时法欧伸出左手想要抓住石柱的边缘。但是手指刚接触到锐利的岩石表面,一阵椎心的剧痛传来让法欧到吸了一口冷气。
  好不容易登上石柱的法欧,颤抖着看着自己露出指骨的手掌,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有这么一天必须忍耐这种恐怖的痛楚。穿越之前的他虽然并不害怕困难,但每次当他遇到一切麻烦事物的时候总是想办法利用他的小聪明避开,所以人际关系到最后才会搞成一团糟。

  这次是法欧的人生当中第一次直接面对这种危险,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因为恐惧而主动逃避的……

  但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完全没有想逃避的感觉,法欧回想起之前沙尘暴以及抢毒药的事件……

  原来自己是那种为了保护喜欢的女生而牺牲奉献的类型吗?

  法欧有些意外,他原本认为他已经很了解自己的个性了,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样隐藏的另一面存在。

  啊哈哈…这种个性不是一般在小说或是电影中都死最快的吗?呸呸……真是乌鸦嘴…现在还是先想办法该如何对付最后那只响尾蛇娘吧。

  法欧在石柱顶小心的飞跃着,他已经可以从底下石林间的缝隙中看到响尾蛇娘隐约闪过的身影了。

  怀中装着淡紫色黏液的小陶瓶只剩下最后一个了,只有一次成功的机会…法欧紧张的思考着对策。

  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如果和她正面交锋是绝对没有胜算的,重伤的双手也没办法使用之前对付原本那只响尾蛇娘的方法。不过类似的方法应该可以办到……法欧开始计算他拥有的一切资源。

  在石柱顶上取下系在腰间的皮囊,法欧开始检查他在通过树林时所有蒐集的素材和各种乱七八糟的小发明。不知不觉间他的嘴角微微的弯了起来,这个方法没有太大的风险…但是就是极难控制。

  法欧看着底下响尾蛇娘搜索移动的方向,小心翼翼的先悄悄的绕到了她的前方。站在一根最高的石柱顶上,一边仔细的研究等等要撤退的路线,一边从皮囊中拿出许多材料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

  …

  ………

  ………………

  追了法欧许久的响尾蛇娘烦躁的在石林钟绕来绕去,她讨厌这种无聊又没有效率的工作。搜寻那侮辱自己的小子已经快要三小时了,但是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他的踪迹,响尾蛇娘原本怒气沖天的情绪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

  啊啊~如果不是空手回去怕会被族长大人骂……好想找个地方偷偷躲起来睡个懒觉喔~失去怒意的响尾蛇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随兴的四周乱查看继续搜寻着,正当她思考着要不要真的找个地洞钻进去睡觉等时间结束时,在她前方的石柱顶上突然冒出了一股小型的风系魔力波动。

  「咦?这个地方怎么会突然出现风系的魔力?」不正常!难不成是有哪个野生的魔兽闯入了比赛会场?不过这股魔力小的可怜……应该只是哪只不成材的弱小魔兽不小心跑了进来吧…?

  但是为了以防影响比赛还是去查看一下好了。

  正开始觉得无聊想睡的响尾蛇娘精神一振,盘着顶端发出风系魔力的石柱就这样缓缓爬了上去。

  当她爬上石柱顶端时却没有发现任何生物的踪迹,石台的上面只孤伶伶摆放了一个小小的陶瓶。

  小陶瓶的瓶面用树酯黏了十几颗应该是某种魔虫的魔核,火属性的魔核之间以响尾蛇娘没看过的方式整齐规律的排列着,还散发出很微弱的火系魔力波动。瓶子上面还绘制着细密的花纹,沿着瓶子的底端向下延伸,在石台表面也同样绘满了宽约人类手臂张开大小左右的奇异複杂圆形纹路。

  空气中带着一种呛鼻的气味,绘制花纹的似乎是某种植物的汁液还是动物的血液,看起来还没完全乾凅应该才刚绘制不久。花纹複杂交错的节点上摆放着许多风系魔虫米粒大小般的魔核,原本一个个魔核微弱的魔力经过底下花纹的作用似乎放大了不少,刚刚查觉到的魔力就是从这花纹发出的。

  「奇怪的东西………」响尾蛇娘从来没有听过也没有看过这种东西。看着发出微弱绿光的魔法阵,她好奇的用手指轻轻的拨弄了一下花纹上面摆放的魔核。原本就不是很稳定的风系魔力波动突然混乱了起来,响尾蛇娘很直觉的就想要释放出魔力保护自己。

  就在这股小型的魔力乱流接触到她身上刚亮起黄色的土系魔力瞬间,整个魔法阵上面摆放的风系魔核突然在同一时间全部炸碎。在原本摆放风系魔核的位置下方赫然出现了一个个被遮掩小凹槽,里面镶着的全都是雷系魔虫的魔核。
  原本风系的魔力乱流突然在一瞬间消失转变成雷系的魔力波动,绘制在石台表面的魔法阵整个发出金色的光芒。原本稳定安置在魔法阵正中央的小陶瓶上面镶着的火系魔虫的魔核也跟着亮了起来,发出『嘎吱嘎吱』的可怕声音后开始龟裂,整个小陶瓶也跟着一起微微震动着。

  在火系魔核碎裂的同时,几道火光闪现,『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小陶瓶突然完全炸开,淡紫色的黏液和瓶子碎片直接溅了猝不及防的响尾蛇娘满头满脸。几片锐利的碎片还刺进了她的双眼中,如果不是有魔力保护早就瞎掉了,饶是如此也让她痛的哇哇大叫。

  法欧听到远处传来的爆炸声,以及随之升起浓浓白雾终於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居然真的成功了!

  他原本还很担心那只响尾蛇娘过於谨慎而不会去触碰魔法阵呢。现在四名猎手都已经被自己做好标记了,只要她们一接近,自己就能看到升起的白雾事先躲开。

  刚刚的陷阱魔法阵可是最近这阵子才研究出来的结果呢,之前法欧就偷偷研究过神祕鳞片画在他阴囊上的聚灵魔法阵,不过实在是过於複杂了到最后还是只能研究出一点点粗浅的规律。加上前阵子虽然没有学到魔法还反而差点被伊芙榨乾,但是法欧实际上还是学到了不少基础知识。

  将两者结合起来就是刚刚的魔法阵……说是魔法阵也不完全正确,严格来说那只是个失败的作品而已。法欧当初原本想要模仿绘制的只是一个能聚集周遭游离魔力的简易型聚灵魔法阵,结果不知道在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不但没有成功汇集魔力反而使魔法阵中镶嵌的魔核迅速的发散出魔力。

  所以法欧原本想用魔法阵为魔力用光的魔核迅速充能的想法完全破灭了,不过没想到这失败的魔力散发阵在今天经过小小的修改后居然变成了一个巧妙无比的陷阱。利用从伊芙那边听来的基础知识,法欧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魔力是有互相克制和冲突的状况的,所他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像是风系和土系的魔力就互相冲突,刚刚响尾蛇娘触动了魔法阵上摆放的风系魔晶,所以原本就很不稳定的魔力发散阵就被打乱了。如果她刚刚没有用土系魔力保护自己的话其实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只会因为魔核偏移造成魔力的不稳定,让魔法阵发散出最后的魔力乱流后失去效果而已。

  但偏偏她用和风系魔力冲突的土系魔力防禦了,而且两者的魔力强度差异非常大。处在弱势的风系魔核瞬间就被强大的土系魔力反压制而炸碎,不但露出了法欧安排在风系魔晶下面的雷系魔核,还顺带炸裂了魔核上面包覆的某种能抑制少量魔力释放的树酯硬壳。

  当初法欧研究出的魔力发散阵,就是要将魔核镶嵌在法阵纹路节点的里面才能正常的发挥作用,所以当初响尾蛇娘感受到的风系魔力才会呈现出不稳定的起伏波动。现在风系魔核全都炸碎了,只剩下抑制魔力的树酯硬壳被炸裂的雷系魔核。

  原本不稳定的风系魔力发散阵,瞬间变成了真正的雷系魔力发散阵!而法欧绘制在小陶瓶上的也是一个缩小后的火系魔力发散阵,原本不相冲突的风系和火系魔力彼此交错并没有影响,结果现在却转变成了和火系严重冲突的雷系魔力。
  原本就因为魔核数量较少而比较弱小的火系魔力发散阵,在突如其来的雷系魔力压制下开始碎裂。

  最后终於在破碎中爆发出不甘心的火光,法欧要的就是这个!在火系魔核的后面法欧还用树酯黏了一种特殊的树果种子,这种树果种子的特性就是被加热时会猛烈的爆炸开来!

  想当初洛洛在树林里发现这种树果闻起来很香好像很好吃,但是因为太硬咬不动想说烤一烤再吃。

  结果才刚放上火没烤上几秒,里面的种子就瞬间爆炸,还把洛洛身上的叶衣全都吹飞了。那时候法欧在一旁笑到肚子都痛了……结果乐极生悲被恼羞成怒的洛洛拖进树丛中『就地正法』了。

  虽然这种树种的威力顶多只有鞭炮大小不能直接当成武器来使用,但是把小小的陶瓶整个炸开已经足够了!法欧充分的利用了响尾蛇娘的好奇心,以及他所掌控的一切资源完成了这一系列的陷阱,成功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完成了最后完美的作战计画!

  现在法欧终於可以安心的去确认洛洛和米亚丝的安全了,接下来只要随时注意另外那三股已经越来越接近的白雾,就可以安全地避开那些可怕的魔物娘猎手了。体力与精神力都近乎透支的法欧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花费了三个多小时终於完成了这一切……希望不会太迟才好……

  法欧努力的在沿路寻找着洛洛和米亚丝的踪迹,可是两个小时后当他把所有从看台出发可能会经过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这个结果让法欧稍稍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剩下唯一没有找过的地方就只有看台前那片广场了……
  洛洛和米亚丝没意外应该是在比赛一刚开始就被对方的猎手拦下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有伊芙在场她们应该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是还是必须回去确认一趟才能放心。法欧看了看渐渐开始变成橘黄色的天空,已经黄昏了啊……看来这场比赛应该是能赢下来了…

  法欧一边计算着时间,一边小心注意周遭的情况开始往看台的方向奔驰着。一路上都非常的顺利,并没有看到任何一股白雾的靠近,大概那些魔物娘猎手也没想到自己反而会往出发的方向移动吧?

  顺利的奔出了石林地,法欧法欧满身大汗的奔到了看台前,但他并没有看到洛洛和米亚丝的身影。

  只看到满脸愁容正瞪视着赤萝和蓝丝的伊芙,以及咿咿啊啊抗议着的沙姬……难道事情不是自己猜测的那样?难道洛洛和米亚丝不是比赛一开始就在这边被拦截的吗!?

  「伊芙……洛洛和米亚丝呢………?」法欧心中一慌急忙询问伊芙。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安全无事的回到看台,伊芙和沙姬心中的大石终於落了下来。蓝丝和赤萝则是惊讶无比的互相对视着…这是怎么回事?我方的猎手呢?怎么会让他一个人跑回来了?

  看着浑身都是鲜血焦急无比的法欧,伊芙在知道他是为了洛洛和米亚丝不顾危险特地跑回来时。

  一方面是极度的感动,自己爱上的这个男人真的值得託付终身啊……一方面居然还有一点小小的吃醋,如果今天听闻受伤的是自己…不知道他会不会也为了自己拼命跑回来呢?

  「洛洛和米亚丝没事,只是受了点伤,现在正在沙姬的体内休养着。」不…如果是他肯定会来的!

  虽然相处的时间还没有很长,但是伊芙已经打从心底相信并且依赖着法欧了,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明明自己以前是非常痛恨人类的……
  「你们四个白癡在做什么?猎物都已经回到看台前了!你们追人追到哪里去了啊!?」暴怒的赤萝恐怖的魔力爆发开来,整个石林中都回荡着她尖利的吼声。四名在石林中苦苦搜寻不到法欧的猎手听到赤萝暴怒的声音全身一抖,同时急忙的朝着看台的方向赶去。

  眼看太阳就要消失在地平线上,如果这场比赛失败的话回去一定会受到族长严厉惩罚的。四名猎手同时决定无视比赛的规则,毫无顾忌的使用了魔力高速飞翔起来,在短短几分内就回到了看台前方。

  「夫君!小心!!」看着空中高速破空呼啸而来的四道黑色身影,法欧在第一时间就急忙开始拔腿狂奔,伊芙焦急淒厉的警告声也同时响起。可是在这广阔的沙岩地上法欧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借力和躲藏……他纵横了整场比赛的的跑酷身法瞬间就失效了!!

  尽管法欧拼命的狂奔,但是四道黑影还是在短时间内就逼近了他……天空开始变得灰暗,落日的余晖消失在地平线的彼端。伊芙焦急无比的看着将宣告时间结束的鼓手,她非常想冲出去把那些该死的猎手通通击落,但是她一想到赤萝可能因此借题发挥之后不交出解药而犹豫不决…

  在比赛结束的鼓声响起的同时,四名暴怒的猎手刚好追上了法欧。两条蠍尾和两条蛇尾高速刺出,将咬牙苦撑拼命奔驰的法欧双手双脚同时刺穿,赤红的鲜血疯狂涌了出来,迅速染红了整片黄沙。

  「夫君!!!」「咿咿啊!!!」

  在沉重的鼓声宣告中……伊芙和沙姬的尖叫声同时响起………

           <<第五十八章-暖夜>>

  「夫君!!」「咿咿啊!!」伊芙和沙姬的尖叫声同时响起,顾不得一旁虎视眈眈的赤萝和蓝丝,直接冲出看台到达重伤的法欧身边。怒极的伊芙七条狐尾同时一甩,一股暴虐的魔力震波直接把四个对法欧下重手的敌方猎手远远击飞出去,在空中吐出一大蓬血花。

  法欧双脚的脚踝都被穿了个大洞,里面的骨头几乎完全粉碎,鲜血正泊泊的不断涌出来。双手的伤势更严重…左手以可怕的九十度向外断折,右手更是只剩一点点皮肉将手腕勉强连接在手臂上。

  可是即使如此……法欧还是咬着牙强忍着剧痛不让自己呻吟出来以免让伊芙和沙姬担心。

  伊芙一转头就想不顾一切对看台上的响尾蛇族和赤蠍族直接开战,但却意外的被法欧阻止了……

  看着他那因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的脸色,以及听着他那即使嘴角还正在流着血沫却依然不顾自己去担心她以及其他人安危的微弱制止话语,伊芙心痛到快要哭出来了。

  沙姬见到伤得如此严重的法欧一下就慌了,一边哭一边焦急的想用手把伤口不断冒出的鲜血堵住。

  幸好有伊芙急忙提醒,沙姬才想起自己的天赋能力急忙将法欧抱起回到自己的肉腔中,魔力全力运转用自己的血肉迅速设法修补他身上恐怖的创口,如此重的伤连她都没有把握可以完全治好。

  蓝丝和赤萝面面相觑的对视着,没想到这男人居然真的撑到了最后……如果他不是为了担心那两只蚂蚁小姑娘的安危而跑回来的话,或许真能让他躲藏到最后吧……真是了不起的男人呢!蓝丝发现自己越来越欣赏法欧了,这场胜负……呵呵……是他们赢了呢……

  「哼…没想到你的男人真的能撑到最后…这场比赛算是我们不分胜负吧!」在蓝丝宣布比赛结果前,赤萝就抢先一步宣告双方平手了。即使是以赤萝这种不择手段只求胜利的个性,在宣告时也有些心虚的别过头,不敢直视伊芙瞪向她那令她毛骨悚然的愤怒眼神。

  「你……!」伊芙听到这不公平的判决,身上瞬间爆发出阵阵的杀意。就算原本的规则是时间结束三方都没有抓到猎物就算是平手,但是对方刚刚明显的违反不能使用魔法的规则了,这样的状况下怎么还能算是平手!?如果现在不是担心法欧的伤势问题,伊芙和沙姬一定会冲上去和赤萝开战。

  「族长…这…?」两只被伊芙击飞的赤蠍娘猎手狼狈地跑回来跪在赤萝的面前欲言又止,刚刚没想到伊芙会直接出手让她们在来不及防备下受了不小的内伤,此时嘴角还沾着艳红的鲜血。但身为这场比赛猎手的她们更清楚自己最后已经违反规则了,而且刚刚事实是鼓声先响起自己才击中……

  「哼…?你们两个连猎物都抓不到的废物敢还对我的判决有意见?」赤萝冷冷的俯视着战战兢兢跪在她面前的两名猎手。蠍尾一抬在一瞬间就刺出了两针,锐利的尾针贯穿了两只赤蠍娘的肩膀,里面蕴含的剧毒在几秒内就让她们脸色发青的瘫软在地上。

  「哼…不自量力的废物……抬回去先丢在牢房里!比赛结束再另行处置!」周围的赤蠍娘从来没有看过她们族长发过那么大的火,急忙将两名瘫软的族人抬到队伍的后面去了。至於另外两个响尾蛇娘猎手回到蓝丝身旁后倒是没有受到惩罚,只是默默的低着头站在一旁。

  赤萝当然生气,私底下使出卑鄙手段和公然违反规则还输了并不要紧,那四个不用脑袋的废物居然下那么重的杀手才是她暴怒的主因……如果不小心让她和蓝丝看上的男人死了怎么办?而且现在他伤的那么重,就算之后赢了也要休养很久才能榨取他那上品的精元。

  更何况……如果因此触怒那只狐娘,让她不顾一切的和两族开战的话就得不偿失了…赤萝到现在都还没完全看透伊芙的实力,原本她认为自己加上蓝丝和她有一拚之力,就算无法取胜也差不了太多……可是刚刚看她一击就瞬间将族中四名高手击飞,不得不重新估算她真正的实力了……

  「咳嗯……既然这样…你们几个先送客人回去休息吧……然后别忘了将族中最好的伤药送过去!」

  蓝丝默默带着族人迅速离开了。赤萝也在伊芙的瞪视下微微冒着冷汗,硬是维持平时冷酷无情的表情挥动了一下她的蠍尾,赤蠍族的魔物娘们也马上抬着昏迷的两个猎手跟在她后面离开了赛场。

  被蓝丝指派护送法欧他们回去绿洲的三只响尾蛇娘尴尬无比,因为刚刚无论是谁看来都很明显是法欧获胜了。他不但在两族四名猎手的联合追捕下撑到了最后一刻,而且还不可思议的摆脱追捕回到了看台前……只为了确认他妻子的安危………

  沙姬边哭边愤怒的对着伊芙咿咿呜呜的嚷着,伊芙知道连个性温和的沙姬都忍受不住了想要直接开战。但是现在不行……当务之急是要先确认法欧的伤势……拜託要没事啊夫君……伊芙的胸部急速起伏的深呼吸着,一边逼迫自己要冷静下来,一边也终於忍不住流下了晶莹的泪滴。

----------------------------------------------------------------

  在三只响尾蛇娘的带领下,伊芙和沙姬默默的回到了蓝丝为她们准备的临时居所。刚将她们送到目的地,完成任务的三只响尾蛇娘像是逃命般的离开了……纵使魔物娘之间有着严厉的规定不能互相残杀……但是她们刚刚在背后伊芙的注视下都有着一种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可怕感觉。

  回到营地后,伊芙和沙姬对於蓝丝好意送来的丰盛晚餐都没有任何胃口,连她一并送来的伤药也全都没有使用。原本有点惧怕沙姬黏液的伊芙毫不犹豫的将伸出手和她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经由和沙姬的讯息直接沟通……伊芙伤心的发现法欧的伤势并不太乐观……

  伤口的血基本上已经止住了,破损失去的肌肉和血管也在渐渐修补……但是骨骼和韧带的受损实在过於严重……沙姬却没有能力直接用自己的血肉修补到受伤前的状态,也就是说法欧之后四肢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残缺并行动不便……
  伊芙重重的一拳捶在房屋的木壁上,比赛的最后关头自己居然对要不要出手犹豫了…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当时就应该不顾一切的直接出手……正当伊芙陷入了懊悔的情绪时,沙姬突然『咿啊』兴奋的叫了一声,原来是米亚丝和洛洛的伤势好转已经出现苏醒迹象了。

  虽然洛洛的手腕同样也骨折了,但是她原本伤势就没法欧那么严重。加上魔物娘天生的体质和自癒能力也远高於人类,所以在花费接近八个小时的治疗后总算是稳定下来了,不过事后也是必须要花上一段时间的调养才能让手臂完全恢复。
  而米亚丝本身就是失血和魔力消耗过多才不支晕了过去,在沙姬营养的黏液滋润中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只剩法欧……依然昏迷不醒的被包覆在沙姬温暖的肉腔中接受着她的全力治疗。

  沙姬将黏糊糊沾满黏液的洛洛和米亚丝从虫口吐了出来,她们两个在伊芙和沙姬担心的注视下慢慢苏醒。结果洛洛才刚睁开眼睛,就模模糊糊看到了一张紧贴在她眼前的大脸,吓的一拳就直接挥了出去。如果不是沙姬由软肉构成的拟人躯体可以自由变形,差点就被洛洛的铁拳爆头。

  「咿咿啊呜咻吱咕咕呜!?」洛洛的拳头直接从沙姬的头中央穿了过去,沙姬急的大叫以为自己的治疗出了什么问题让洛洛敌我不分了。旁边同时转醒的米亚丝看到这情况,虽然还搞不太清楚现在的状况,但是她还是毫不犹豫送给了攻击沙姬的洛洛一个大暴栗。

  头上肿了个大包的洛洛摀着头终於安静下来了,这时候她才看清楚自己刚刚打的人是沙姬,急忙连连道歉。米亚丝呆呆的看着周遭的环境,头上的触角转了两圈,立刻回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情。

  一反平时冷静的性格直接抓住伊芙的肩膀追问法欧的安危。

  在四周都没有看到法欧身影的洛洛也急了,顾不得继续跟沙姬道歉也跟着米亚丝焦急的看着伊芙。

  一说到法欧……伊芙又掉下了眼泪,她自责痛苦的表情让洛洛和米亚丝吓得半死,以为法欧出了什么意外……可是无论焦急的她们怎么询问,伊芙就是边哭泣边咽呜着说不清楚。

  看到她们一团乱的样子,沙姬在旁边咿咿啊啊的叫着不知道该怎么帮忙才好。正当她着急的时候,突然感到脑中传来了一股讯息,沙姬全身一震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立刻一把抓住了洛洛和米亚丝的双手,随即又从身上分离出一条触手攀上了伊芙的肩膀。

  「洛洛…米亚丝…不要紧张…我没事…还有…伊芙…不要哭……」法欧虚弱的声音直接藉由沙姬的身体传达到了大家的脑中,混乱的洛洛和米亚丝马上静了下来,伊芙也慢慢静下来小小抽泣着。

  法欧的头缓缓从沙姬拟人躯体下腹部的虫口缝隙处探出,脸色因为重伤失血过多还非常苍白。刚刚在沙姬的肉腔中昏迷静静接受治疗的法欧,听到了外面传来洛洛和米亚丝焦急的声音,以及伊芙的哭声而挣扎醒了过来,知道她们在担心自己所以脑中急忙传出讯息通知沙姬让他出来。

  法欧缓缓的从肉腔中抽出双手,手腕上还包覆着沙姬不断蠕动融合的粉红色软肉。艰难的动了动剧痛的手腕,果然……这么重的伤连沙姬都没有办法吗?先不管这些了…法欧先是将手放到洛洛和米亚丝的头上轻抚着她们柔软的发丝,在确认她们伤势没有问题后终於松了一口气。

  随即,两手捧上伊芙的俏脸,用手指温柔的将伊芙脸蛋上的泪水拭去。看到法欧终於醒了过来,伊芙满眼泪水扑到了法欧的身上,用力的抱着他的头,顾不得全身都沾满了沙姬黏糊糊的黏液。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法欧抚着伊芙柔滑的背部安慰着她,一旁的洛洛和米亚丝此时也从沙姬那边直接得知了她们被对方猎手击败之后的所有事情经过。在得知法欧居然是为了确认她们两个的安危才冒险跑回看台而受到重伤时,连平时没什么表情的米亚丝都跟着哭了出来。

  这下变成法欧慌了,怎么全都哭了呢?连沙姬都从上面紧紧的抱着他跟着哭了起来,一对湿滑的乳房就这样压在他背上蹭着。法欧急忙的安慰着大家,他觉得这好像比白天的战斗还要困难啊……

  就这样,法欧在身体还没完全痊癒的情况下只能伸出一半的身体,下半身还紧紧的包围在沙姬的肉腔中。在寒冷的夜幕之中抱着洛洛、米亚丝以及伊芙,一边安慰着她们一边慢慢述说今天战斗的惊险之处,让她们一边斥责赤萝的阴险以及法欧的大胆,又一边再次被法欧的行为深深的感动。

  沙漠的夜晚依旧寒冷,可是众人的心却是温暖无比的………

  漫漫长夜,法欧和四位爱上他的魔物娘相拥而眠……

           <<第五十九章-智战>>

  第二日清晨,法欧从温暖的梦乡中缓缓醒了过来。看着倚靠在他怀中沉睡的洛洛、米亚丝和伊芙,以及很没有形象大剌剌趴在他背上正『咿呜咻嘎啾』说着梦话的沙姬。法欧不禁莞尔一笑,感觉昨日辛苦的战斗和自己承受的一切痛苦都值得了……只要大家都没事就好了。

  法欧才刚醒没多久,伊芙就跟着醒了过来,他急忙竖起一根手指做了个不要出声的动作。毕竟洛洛和米亚丝昨天也受了不轻的伤,又哭到半夜才睡着,法欧想让她们多睡一点。伊芙温柔的看着夫君秀气的脸庞,金色的眼眸中柔情似水,她已经发现自己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时间就在这样温馨的气氛中静静度过,法欧和伊芙两人都只默默对视着没有说话,但是两人都能了解对方心中想说什么。「呜呜~大肉棒是我的我的……」在这个时候洛洛突然爆出了一句梦话,之后接着开始不断喃喃自语,看来是做了个独佔法欧的美梦。

  『噗哧』伊芙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用揶揄的眼神盯着尴尬的法欧。和洛洛的脸贴在一起的米亚丝在睡梦中听到这些话似乎不乐意了,头顶的触角转了几圈就往洛洛的头上戳了过去,正中她头上还没完全消退的肿包。

  洛洛吃痛在睡梦中『呜』了一声,头顶的一对触角也不甘示弱的戳了回去正中米亚丝的额头。结果她们两个就这样你一来我一往用触角斗了起来,让一旁的法欧和伊芙看的目瞪口呆同时笑了出来。

  『哈咿?』被两人笑声吵醒的沙姬从法欧头上探出头,也看到眼前好笑的一幕。个性单纯的沙姬马上也从头上『长出』两根触角加入了战局,结果马上被洛洛和米亚丝的触角联手戳的节节败退。

  沙姬嘟起了嘴不服气的『咿咿啊啊』叫了几声,头顶上瞬间冒出十几根触角增援。这下换成洛洛和米亚丝被压制住了,两人原本沉睡中恬静的表情开始起了变化。洛洛咬牙切齿的在碎碎念,米亚丝则是皱起了眉,大概在梦中也正在进行激烈的修罗场战争吧?

  终於,两人在被沙姬的触角大军杀的溃不成军的时候同时惊醒了过来,看到在自己脸前晃来晃去的十几根触角,吓的同时赏了沙姬一人一个大暴栗。沙姬摀着扁掉的头『咿咿呜呜』的咽呜着和法欧哭诉告状去了,法欧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昨日心中剩下的压抑感一扫而空。

  今天就是部族竞赛的第二场比赛了,昨天虽然因为对方层出不穷的诡计而陷入了苦战,但是凭藉着法欧绝死反攻下居然意外的打成了平手。对於今天的智慧竞赛,法欧还是相当有把握的,就让那些只会倚靠诡计取胜的魔物娘们看看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力量!

---------------------------------------------------------

  天亮后没多久,蓝丝就派了几名侍女送来了丰盛的早餐,吃饱喝足后跟着她们来到了昨日的赛场。

  看着岩石看台前广场上怵目惊心的深褐色血迹,法欧感慨万千…昨天真的差点死在这里了,真不懂自己当时到底是如何有勇气与那些强大的魔物娘战斗呢?
  经过一整晚的疗养,法欧虽然双手双脚都还没痊癒,肌肤的表面也还包裹着一层粉红色的软肉在蠕动着。但是他已经可以勉强拄着早上临时制成的拐杖慢慢的行走,不过刚刚前往会场的路上他当然还是待在沙姬的肉腔中充当乘客,到了会场才从虫口中爬了出来。

  法欧他们到达时,赤蠍族和响尾蛇族的魔物娘们早已在看台上等待着了。蓝丝看到法欧对他露出了略带歉意的微笑,赤萝则是冷冷地哼了一声,嘴角高高的翘着,看来今天应该是又准备了什么诡计来对付他们了。不过法欧并不害怕,而是用无惧的眼神回视着冷笑的赤萝。

  「咳嗯~现在即将开始第二日的智慧竞赛」蓝丝如昨日一般说出了比赛的开场白。可是当她要说明比赛规则时稍微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赤萝,只见赤萝对她点了点头,蓝丝咬了咬下唇还是说出了这场智慧竞赛的规则。

  「规则很简单…三方可轮流指定对手提出难题,胜方可连续出题,只要连续两次无法完成就输了!」

  蓝丝的话才刚说完,伊芙马上就提出了抗议。这个规则对自己这方跟本不公平,对方完全可以联合只指定法欧而不互相挑战,这样他只要一次答错就可能瞬间落败。

  「哼哼哼…规则就是这样,还是说你不想要你男人的解药了?」赤萝肆无忌惮的冷笑着,同时面对两族毫无止尽的难题考验,就算你们全都一起上又有何访?你们连一点取胜的机会都没有!

  蓝丝轻轻叹了口气,她是反对这种卑鄙的行为的……但是赤萝用为了种族繁荣的大义来说服她,让她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对方今天应该是败定了…今天准备的这些难题根本都是无法办到的事情……这样就是一胜一平手,就算明天输给了伊芙只要再加场对己方有利的比赛就赢定了。

  「规则就这样?」法欧拍了拍伊芙的肩膀,反正对方摆明要用诡计,他知道无论如何抗议也没用。

  要论出题,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她们回答不出来,接下来只要自己能撑过对方第一轮的难题就赢了!

  「………………」法欧毫无畏惧的眼神和带着自信的微笑,将赤萝接下来的冷嘲热讽硬生生的堵在嘴中说不出来了。蓝丝讶异的盯着法欧,这个男人…究竟是凭什么让他还笑得出来?这规则很明显对他完全不利啊……蓝丝突然有种诡异的预感,今天的比赛会不会又朝无法预料的情势发展…?

  「夫君……真的没问题吗?」被法欧制止的伊芙担忧的望着法欧,洛洛、米亚丝以及沙姬也同样的担心着。「呵呵~我有骗过你们吗?」法欧转过身来微微一笑,伊芙突然觉得他和平时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了。这时伊芙才突然发现,她对於法欧的过去其实完全不了解。

  「族长大人呦~不用担心呦~我们准备的难题绝对不可能有人答出来的呦~」一只全身挂满彩色木雕的响尾蛇娘从看台后方缓缓的爬了出来。和其他响尾蛇娘不同的,除了她身上的衣服和装饰特别华丽外,脸上和双手裸露的肌肤上也都用七彩的树液画出了奇异的花纹。

  和她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只赤蠍娘,她的身上同样也挂着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饰品,只差身上没有绘着纹路这点稍微不同而已。法欧一看到她们的打扮就知道她们是赤蠍族和响尾蛇族的部落祭祀,他之前在蚂蚁娘巢穴中也看过有蚂蚁娘做类似的打扮,后来才从米亚丝口中得知她们就是祭祀。

  魔物娘部落中的祭祀一般都是由部族中最有智慧的长者来担任的,平常的工作除了祈祷部族收穫丰盛之外。还帮受伤的族人治疗以及解决部族中遭遇到的一些特殊难事,地位仅仅次於族长而已。

  看到对方居然派出了两名德高望重的祭祀,伊芙面色凝重,尽管法欧说没问题她还是非常的担心。

  各部族的祭祀可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啊……她们随便提出一个问题可能都是常人穷其一生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法欧真的有办法能迎战她们吗?

  蓝丝和赤萝看到族中的祭祀走了出来都微微躬身代表她们对智者的尊重,连赤萝都收起了冷酷的表情显得相当拘谨。因为眼前的祭祀就是她的亲生母亲,前任的族长大人,这次听说族内来了个挺有意思的小夥子,特意出来晒晒太阳活动活动筋骨。

  尽管这两名祭祀骨子里可能都是百岁等级了,不过法欧从她们的外观看来完全无法感受到岁月的痕迹。他再次感叹这个世界的魔物娘真是神奇的物种。尤其是那个赤蠍族的祭祀,看起来根本就像是个小萝莉一样……如果不说她是祭祀法欧可能还会把她当作小赤蠍娘呢。

  察觉对面的法欧射来了观察的眼光,赤萝的母亲——赤蠍族的祭祀也饶有兴趣的在他身上看来看去。

  嗯哼~这就是赤萝和蓝丝那两个孩子看上的男人?听说他拥有上品的精元呢还真是难得~~要知道自己也几十年没尝到这种等级的男人了呢~

  法欧在观察的时候眼神刚好和赤蠍族的祭祀对上,只见她突然对自己眨了眨眼,还抛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笑。法欧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寒意,他感觉到这名祭祀比赤萝还危险…如果自己输了一定会被这只赤蠍娘狠狠的榨到一滴都不剩……

  见到母亲看起来居然也对法欧起了兴趣,赤萝低着头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这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遇上拥有上品精元的男人啊……如果被母亲大人执意要去收作禁脔…自己该怎么拒绝才好呢…?

  蓝丝在旁边看到赤萝的表情马上就猜到了她的心思,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对赤萝可是非常非常的了解。哼哼~嘴上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部族的延续与繁荣,其实你根本只是想要私下佔有那个男人对吧?才不会让你得逞呢~对於这种上品精元的美味精液自己也可是也还没品尝过呢~

  部族竞赛诡谲狡诈的智战即将展开,可是蓝丝和赤萝的思绪却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她们的心中都已经开始暗自盘算,获胜之后要怎样好好的玩弄法欧并享受他美味的精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