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美艳厨娘姐姐无奈与舅舅们周旋】作者:不详
美艳厨娘姐姐无奈与舅舅们周旋
字数:8642



  在这岁末寒冬的时候,欢乐的圣诞舞声从从响起,让我情不自禁的亿起先夫,和那段因为我的自慰几乎输掉的婚姻,记得那年平安夜里我正当在自我陶醉时,门被突然回家的先夫推开了。看到赤身裸体,呼吸急促的我,他惊得瞪圆了双眼,愤怒地朝我吼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荡妇!」,门随后被砰的一声撞上,先夫摔门而去…曾经是幸福美满的婚姻,就几乎毁於一旦!先夫和我是相识相知并相爱的。经过了爱情长跑后的两个人终于相守相依在一起享受鱼水之欢,那份喜悦和激动是不言而喻的。先夫的体贴,我也没有忸怩,我们很快便融合得相当有默契。一次次激情过后,先夫拥着我说我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夫妻,我偎在他怀里,娇羞地说,我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连体婴呀。我们的诉说是诚实的,激动的!「大哉一诚天下动」,诚心诉说情意的意思是「诚实之德多麽伟大,整个人生都为之鼓动」。

  新婚的激情过后,一切都开始归于平淡。平淡中,我会忍不住怀念那段「自慰」的时光,有一次先夫出差还没有回来。那天圣诞夜晚,聆听着圣善乐曲而心头思念着先夫,一些恩爱的镜头在我脑海中浮现翻腾,洗澡后我百无聊奈的躺在床上,突发奇想,赤裸趴在床上,用一手握住脚尖,拼命把自己弯成一张弓,全身每一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一手摸索到我的下体,突然,我感觉到大腿内侧一阵颤动抽槒,接着一阵快感如热泉袭来。那种滋味让我倍感新奇和迷恋,于是我有意识地加大力度做那些动作,得到我想要的感觉!我也学会了爱抚自己,让自己达到了高潮!我又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向乳房……一会儿,我就达到高潮。我浑身瘫软地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那欲仙欲死的滋味,感觉和先夫在一起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可悲的是,正当我在自我陶醉时,卧室的门被突然回家的丈夫推开了。看着赤身裸体的我,他失望愤怒地朝我吼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荡妇!」,门被砰的一声撞上,先夫随后想用力拉了一丝不褂的我,出门逰街示众!我光了大屁股呆呆地坐在地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不知所措,先夫的反应是如此之强烈,也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又羞愧又担忧,恳求他息怒,绕恕我不要如此伤害我和再给我们的婚姻造成更大的伤害。每每忆及,虽然先夫走了多时,我仍常常被惊吓而醒来,今夜静夜里,我又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啊!

  这是多年的往事,先夫上了天堂后就不应该再想起呀,往事竟然常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惊吓和记忆都是如此复杂难解的,难怪有各种解析想要从里面发掘一些所谓的潜意识的真相。今天又忆起,有什麽特别意义和象徵吗?我陷入无尽的惶恐中,心脏开始急速跳动起来。总而言之,过去的往事并不是一件特严重的事,为何今夜会惊吓如坠入万丈深渊?我光了身子惓了心斜斜地躺卧在床上,放掉全身的力气弯曲了身体,祗有饮泣沮丧,让眼泪静静诉说出它想跟我说的话。天亮后,我不知今天是福还是祸?!唉,人生呀,当你为了将来而省略了生活中应有的享受时,你的生活就打了九折;如果牺牲了自由与亲情,你的生活就打了七折;如果你放弃了自己的意愿和爱情,那你的生活就打了对折,我再富足的生活如今为了守寡,以经打了折又折归零啦。

  自从被贬入厨房后,婆婆祗准我赤裸酥胸套件破旧水蓝睡衣,另外丢了条男人四角内裤穿在大屁股上,裤前洞口的扣子都被故意被拔掉,随时都难挡住男人咸猪手侵袭!天气渐冷,也只能套件半长旧棉大衣蘌寒啊。姐姐光了37号半大脚,慵懒地露了葱玉似的天足,透露出匀称的十只脚趾。用漂亮的大脚勾着小木屐板,呱哒、呱哒,在厨房内忙进忙出。混乱中祗好小心谨慎守护最後的防线,好好保护姐的私处藏住好自己沉沉的34C大奶子,及翘露出来的白嫩酥胸乳沟和粉红色小奶头……而姐也知道人已渐老已近珠黄,但却也明白这虎狼之年的熟女仍是惊艳诱人;尤其姐是有住家少妇的风情骚浪,兼有楚楚可怜,在微微寒了玉脸思念先夫中,这半带梨花半带羞的感觉;而这保养还算肉感身材加上急性子,听话顺从的个性往往引诱了男人贪婪挑战。婆婆一家子的男人,个个好似野兽,晚饭后仍不肯散去饮酒作乐喧哗,命我炒了几个菜,凉拌个小鱼花生来下酒啊。
  婆婆她家一共有三兄弟今晚是共聚一堂喝酒,,可是力气可大哪,动不动就毒打姐,姐姐常常被他剥了光光的绑好在架子上,好像一只肥白大母兔先被全身摸遍,而后要挨鞭子或用藤条打的;不但反过来打姐姐肥白的大屁股,还常被转身剥光搓捏大奶戳奶头,拔姐姐的屄毛,和用橡皮胶管或藤条抽打大脚底板和屄心,那就是阴蒂哪;打声清脆但最变态最悲惨哪,又痛又酸直到骨子里,酥麻到小腹子宫内,整整三天阴核酸痒缩不进去;要光了身子跪在地上苦苦求饶,他还不一定住得了手。打完后往往我翘了肥白大屁股踉跄走路好几天。婆婆第一个弟弟也是个大环蛋,有一晚套了个羊眼圈沾污姐姐一长夜,前面沾污完了搞后面,肛门都干破有好几处裂口,痔疮都在淌血,姐姐真的被奸暴了昏天黑地,下阴出味好多次止都止不住!银牙咬了格格作响晕了过去啦!操到隔天都没力气,只能喝点儿汤水!而婆婆第二个弟弟,则是个大流氓最没文化,黑暗龌龊,都难以形容这种虐待狂,恐怖份子,姐姐吃他苦头可多了,姐姐怕死他了!他有心理变态,那东西又老大的!他利用我这个小寡妇进入厨房煮饭菜时偷袭姐胸部和下阴,又牵狗来舔我,连刚月事来潮时也都不放过,姐可实在是无言到暴。我这个可怜小寡妇虽然蹲下夹腿反抗,但家里没有人出面制止,有一晚甚至要求赤身露体与亲生女儿亲热!并要我女儿狠狠抠挖我下体!姐姐都试了避开他们,看样了,姐姐今晚有得苦受啦!

  唉,这是好悲惨的生涯噢!姐姐在婆家这活是可真难杆!被他们聚焦盯上就惹上婆婆的哥哥大概是翘不起来了大麻烦,姐姐已经年过四十,自己性慾欲是并不强的,丈夫走后,没男人好多年也行,自慰却也是挺舒服解压的事啊,但命苦却被婆婆家男人奸污,被狠狠玩弄我的肉体,挨骂挨打挨肏挨虐。而女人天生的性格弱点和力量的渺小在此时此刻是暴露无疑,除了听从男人的意愿之外,我是根本别无选择,真的可实在无力招架,只能频频呼痛讨饶,哀怨自己命苦哦。
  婆婆第二个弟弟,这大流氓–阿爹喝了几杯,见我勾了双小木屐板「呱哒、呱哒」走进厨房时就对我说,「大脚,你的大脚丫塞进在小木屐内倒是挺性感的!」
  「唉,没得法呀,我只有这双鞋子,小了些吧,您看,我的大脚套了这双小二号木屐板,祗得拚命把一双大脚丫顶上的五指脚趾勉强塞挤进小木屐板里,而脚踝裸露在外活脱像个小白肉粽,走路时屁股可要夹紧连屁都放不出啊,一不留意就会滑一跤呢!」。

  「那你就光了大脚丫发骚呗吧,可别怨天怨地,一笑不笑的!」。

  「唉,天冷得紧啊,光了大脚丫挺冷的呀。我还在守寡呀,心中可惦了老公紧,想笑就是笑不出来啊,您就当我是Cool吧。」。

  「嗨,那今天就别守捞什子的寡呗,大脚,那就来乐一乐吧,喝上一杯,你套了木屐板,玩玩儿时游嬉给大伙瞧瞧,先跳个造房子,完了再跳橡皮筋,输了可要掐奶子三下再脱一件衣服哦!」。

  我心中一惊脑子轰的一声,今晚可非得出丑啦,身上总共穿了就连二片木屐板算进也不过五件,可一下子会被扒光光的呀,哪可怎么办哪?!

  造房子–那是儿时的游戏,是在地上画了个长方形的房子,这个房子一共有八个方格,自第一个格子开始编号,连半圆共九个号码。我无奈要将瓦片扔到第一格,然後单脚勾了小木屐跳入格内,拾起瓦片在单脚丫跳回,再将瓦片扔进第二格,单脚「呱嗒」跳到第一格,再跳到第二格,一格格来回跳,到第五格时,拾起瓦片後,人向前两脚丫横跨四、五两格,然後「呱」一声跳起转身向後,两脚还得「啪」一声横跨,再用单脚丫一格格地跳回。我的一双白嫩如莲的大脚丫脚顶上的五指脚趾硬塞挤进小木屐板里,而白如凝脂的脚踝裸露在外要两脚横跨跳,这单脚丫一格格地跳回难度是很高!大脚在小木屐板「呱哒、呱哒」,「呱哒、呱哒」跳着,我满头香汗淋漓马尾也散啦,每跳一格大奶子就不自主的晃荡了一下!还要小心扔瓦片,不但要扔进格子里,位置还要便於拾取,因为拾取时是单脚着地,我的大脚丫要保持平衡很重要,我露出了葱玉似的天足,显出匀称的温润的脚趾,用这漂亮的大脚丫勾着小木屐板在跳,但也得防了跳时裤口走漏了春光。如果扔得太远就构不着了。到第四、第五格时,我一不留神,哗嗒一声滑了一跤,木屐突然斜斜飞离大脚,沈甸甸的大屁股就「啪」摔跌坐在地,我摔了眼冒金星倒地不起。晃神中,我被三个男人团团包围,随即被解开上衣半裸,六只大手展开连串凌虐,袭击我的双峰掐住了乳房呀,半身赤裸的我推到在地。让寒风吹着,饱受羞辱的我虽然苦苦的哀求,却又感到有一只留了又长又硬指甲的手顺势摸上我的乳晕,这指甲用尽蛮力掐住我的奶头边的乳晕,几几乎要撕裂摘断呀,我一蹙眉身子猛然一震,痛了粒大如黄豆的眼泪就泊泊流下来啦!
  「好啦,好啦,总的来说,大脚跳造房子还行,赏你一百元劳动费吧!」婆婆的大哥嬉笑地作出了最后的裁定。

  「噢,谢谢,谢谢您啦!」

  「不过,该罚还是要罚的,你就脱了裤子,光了个大屁股去换穿双高跟鞋来跳橡皮筋乐乐吧。嗨,跳输了可要挖屄捻痔疮的啊!」

  「呀,不行哪,鞋柜的鞋是姑姑的,我不敢穿呀!」

  「大脚,少喽嗦,我说了算数!」

  我无奈,乖乖脱了裤子将棉袄箍紧了身子,37号半的大脚丫硬生生地塞进姑姑6号黑色三寸高跟鞋中,脚趾缝还半露在鞋外,我翘了肥臀,踩了细跟的小高跟鞋一扭一撅的走回来,在三个恶魔前,我亭亭玉立如同影星林志玲比他们还高了半个头!

  婆婆二弟这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扁平黑皮条及一截木棍睇着我说,「大脚,你要不要将木棍塞进你的屄内跳啊?一边跳一边可要唱童谣,童谣可要改淫荡些,越淫荡越好,老子们听了不乐不爽皮条就要抽你的逼,抠你的屁眼啊!」

  「是,是,我唱我唱……啊……我听话,大脚不敢不听话!」

  他们三人已经把橡皮筋套在各自的小腿处站成个等边三角形,我穿了细跟三寸小高跟鞋坚难地在中间跳着,我先将棉袄箍紧身体深怕漏了没穿裤子胯间的春光,接着用右脚腕勾住三角形的「一条边」,然后左脚跟进去,再用右脚跳出来,左脚跟着也跳出来。如此连续跳三次,「一条边」跳完后,又撅了个大屁股小跑步到「第二条边」,「第三条边」上跳。就这样顺着三角形用二只大脚丫费力的跳这橡皮筋,边跳樱唇边轻启,轻声细语娇吟儿歌,当然是为了怕挨打,词儿也就不得不改了一下,我的大脚丫是要按着儿歌节奏勾了橡皮筋「嗒,嗒,嗒」在地上下跳动的……「小鸭子,小鸭子,一身黄,扁扁嘴巴像浪逼,嘎嘎嘎嘎高声叫,一摇一摆向前挺呀向前操!」

  「红领巾,上学校,人人提着一根棒,什么棒?子孙大肉棒!毛主席语录金光照,金光照,迎着太阳向前干!」

  「改革开放真正好,小平小平万万岁!父母送我一块地,白白浪费十来年,如今改革又开放,谁来承租谁付钱!父母给我一把枪,天天打在老地方,如今改革又开放,可惜子弹打光光!」

  「好呀,大脚行!来来来,咱们举些高橡皮筋,看看你的骚逼吧!」

  婆婆的弟弟吼道,就一点一点将橡皮筋往上挪升,难度就渐渐升高,我奋力抬高腿想勾住橡皮筋,却因为被脱了裤子而不小心曝露了私处引来一阵哄堂大笑!我连忙跳入第二条边无奈唱道,「小老鼠,搬鸡吧,鸡吧太大怎么办?一只母鼠地上躺,紧紧抱住大鸡吧。一只公鼠拉鸡吧,拉呀拉呀拉回家。」「嗒,嗒,嗒」我的大脚又跳了一圈。

  「大鸡鸡,硬又长,爷爷带我上酒店,到了床上我不累,爷爷夸我是好宝贝,清——山——绿——水,爷爷的鸡鸡我知道,就是夹在前面裤裆里,一拐弯一扭身就进来啦!」

  婆婆的弟弟将手拿的橡皮筋向上伸直,我的脚丫当然构不上了,这时我要将橡皮筋往下拉一下,等橡皮筋弹上去再弹下来时抓紧时机,用大脚丫勾住下的橡皮筋,如此就可以开始跳了。我继续娇声唱道,「马兰花,前干后肏都不怕,美艳的女人在发浪,请你马上就开花。一面小浪屄一面小浪屄,屄上插老虎,小虎敲破屄,妈妈用布补,不知是布补虎,还是布补屄?山里有只庙,庙里有只缸,缸里有只碗,碗里有只逼,逼里有个小和尚,嗯呀嗯呀要吃绿豆汤。笃笃笃,买糖粥,三斤核桃四斤肉,吃你的逼肉还浓的壳,张家老伯伯问我要只吃小黄狗的逼,今朝礼拜三,我去买洋伞,落特三角三,打只电话三零三,跑到喜马拉雅山,屁股掼了粉粉碎」。

  突然间,我想起我的父亲,他能即兴随口编儿歌的本事远近驰名,这和他幼年在大陆北方的成长环境很有关系。北方农村的儿歌音调铿锵,言语诙谐,描述形象生动,听过一次就能永世不忘。我换个口音,卷了舌唱那首父亲作的「谁跟我玩儿」,在华北长大的孩子都耳熟能详。小时候父亲教我们唱,我加些色情让男人乐乐 -「谁跟我玩儿,打火燫儿(注),火燫儿花,卖香瓜,香瓜苦,卖逼逼,骚屄烂,卖豆腐,豆腐嫩,摊鸡蛋,鸡蛋鸡蛋壳壳,里面坐着个哥哥,哥哥出来买菜,里面坐着个奶奶,奶奶出来烧香,里头坐着个姑娘,姑娘出来点灯,烧了奶子和骚逼。」唱完这一段,两只手就在自己身上和屁股缝乱摸一阵。
  再来条「柳树那柳」是俺那个村子的儿歌,就这麽唱:

  「柳树那柳呀!槐树那槐呀!槐树底下搭戏台呀!人家的姑娘都来到,咱们的姑娘还毋来,说着说着来了!骑着匹驴,打着把伞,光着个腚(屁股),挽着个拶(音」钻「,髻也),穿着双套鞋,露着个脚尖,胳肢窝(腋下)里夹着两只大蒜肥奶碗。」着实调侃起我这姑娘来。

  一会儿我又换回苏北小调,「阿唷哇,作啥啦?蚊子咬了我的屄呀,快点上来呀,上呀上了就勿庠。一歇哭,一歇笑,两只眼睛开大炮,一炮开开到城隍庙,城隍老爷哈哈笑。」「小鸡鸡,驾脚肏(发音是这样),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到了三十一,我大概是唱了太兴奋了,体力不支脚也就站不稳啦,三寸细鞋跟被橡皮筋勾缠住逃脱不掉,一个踉跄斜斜划出了好几步,这却不打紧,糟的是我的肉甸甸的左大脚一弓竟然将姑姑的名牌高跟鞋给挤裂了!姑姑尖酸刻薄心狠手辣是有名的,这下我花容失色呆如木鸡,感到背脊阵阵寒意,簌簌发抖!

  「妈的!……输啦!鞋也被挤破啦!打死你这骚货!」

  「要抽打几下啊?就狠狠抽打你这骚屄二十下吧!」

  姐姐听了浑身战抖几乎昏倒!,「啊,不……不要……那屄是要被打烂的啦」,我娇喘着讨饶叫道。

  「那就改玩个成人游戏吧,你蒙上眼脱光光,躺在椅子上,屁股搁在椅子边缘抬高!来抠屄了!」

  我尴尬的随即被蒙上眼睛剥光了全身衣物张开了双腿,此刻我心中很明白,在婆婆家是没肉可吃,要啃难以下咽的硬骨头了!熟女活到四十出头还得被男人肆意性侵抠屄!

  「坐到椅子边,把腿再张大一点!我们要仔细瞧瞧你的骚屄臭不臭啊!」婆婆弟弟用手拍了我大腿的内侧,示意腿再要张开呈一直线!

  突然间,姐警觉到,有一只手指却趁机伸上挖进姐湿润微温的逼门里,大拇指头还顶啊顶,磨蹭姐的隂蒂;另一只手指尖活生生地伸滑进我的菊花里去ㄟ,奶头也被抠捏拎起,连盖在隂唇内的尿尿小孔都不放过被指甲尖端挑挖着开来!姐一蹙眉身子猛然一震就这样被五,六只手指肆意淫乱我的身体!无数的手指在我最敏感的部位游荡搓摸,我开始大口地喘气不停的抽搐。可是蒙了眼睛在这种情形下界不知如何躲避撩人慾火的攻击,只能强行憋住气抵御全身传来的令人酥骨的刺激。姐的屁眼,隂核隂道酸痒麻疼难忍,那股酥麻犹如螫蝨噬心刺激不断传到小腹子宫全身内,一阵阵触电般感觉从奶头,屄心和直肠深处传遍全身,连大脚丫板也刺激的再收缩绻起来。身子连打了好几个冷抖;喉头一热,心一荡隂精,浪液,骚水睎沥哗啦啦地遗流出来ㄟ,从透明甘冽清澈到浑浊!半透明浪到流粘粘的奶油色,停也停不止!这些手指不停地偷袭磨蹭,顶呀顶住姐的屁眼,阴户,奶子,每用指甲尖端抠一下,姐的身体就收缩一次,他们是好下流噢,还不停地移转紧贴按住姐细嫩暴裂的隂蒂,一下重一下轻的磨蹭按揉,有时在屄心花蕾的皱褶上轻轻的画圆划过!他们紧紧地不放过这搔扰大好机会。不知道那个不入流的男人将手指顺了肥膄的股沟滑进揷入姐姐屁眼,深深浅浅軽軽重重抠挖了姐姐幼嫩的直肠壁,挖了酥痒酸麻直灌心头,一抠就像触电刺激一下,我心中恼火淫念就甭提了!但整个人像喝醉了一般张口结舌发浪着,好烈好烈被如此遭塌了死去活来!

  「哎唷!……好痒哇!……受不了……快停止摸我好不好啊?!……呀,不要啦!……哎唷!……酸痒死我了!酥痒死我啦!我受不了浪出阴精啦!出来啦!又泄啦」

  我连丢了好几次身子,下体停不住痉挛般的抖动也捅了快破了,整个人都瘫痪在椅子上爬不起来,吃力地呻吟够呛够难过够失态啦!

  不知是谁捉住我那一对秀长但小巧玲珑嫩白脚丫,把我那细白的粉嫩玉腿高高举起,将粗硬的肉棒猛力插入姐紧滑的隂道里。然后毫不怜疼的粗暴冲撞起来!这个姿势是双腿架在男人的肩膊上,他可以伸手去抚摸我胸前那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和我的暴出的阴蒂……猛插数百下后,我蒙眼听到一声闷哼,他放精在我小穴里了!

  「啊……啊……喔唷哟喂啊,喔唷唷。」又换了一只庞大的鸡巴在我的隂道里尽情地一进一出捅着,使姐姐忍不住放声呻吟起来。这男人一边继续抽插着一边用手指玩弄着我的肛门。突然,猛的一下将手指插入了我的肛门深处,手指头一勾一弯打个圈,姐悲痛的尖叫着,双腿剧烈的颤抖着,白嫩的脚趾向上使劲的翻腾争扎!

  「啊!!呀……啊……喔唷,啧啧啧。」会隂部传来的一阵阵的烫痛感,让我忍不住放声的哀叫哭嚎!而曲线动人的娇躯也禁不住煽情的扭动起来,洁白的脚趾抽筋似的纠夹在一起。我被蒙了眼,又不知是谁将我的双脚含到嘴里,只觉得他先用自己的脸在姐的脚心上擦来擦去,姐的双腿立刻就不由自主的抽搐抖动起来。然后有一人伸出了长长的舌头在我的每一个脚趾缝吸噬;每一个脚趾缝的舔着,由我的脚心到我的脚趾再到另一个脚趾。由另一个脚趾又到另一个脚趾然后又到脚心的来回的舔舐着。懵懂中,似乎是那动不动就毒打姐的婆婆哥哥,他原先是翘不起来的,可是今晚却将半软不硬的家伙硬塞进姐的穴内胡乱肏了数十下就弃甲曳兵。而随后换了另一个巨大坚硬阴茎插入,上上下下翻滚飞腾的操着我的屄,他的阴囊猛然在撞击着我的浪穴阴唇上而啪啪作响;不知又是谁的手在我丰满的乳房上胡乱的捏玩着乳豆……「啊……哦……嗯……我的下面,我的奶子……我的脚心…好痒…啊啊……」,毕竟,大脚是我的死穴弱点,一经玩弄,我必泄不止无疑!为了应付着隂道内速度越来越快的抽送狂插,姐呻吟已然变成了淫荡笑声加上含糊的哭泣。忽然,姐的隂道一阵一阵收缩起来。从那阴唇边涌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白白的液体。我被插的又再次出隂精啦……只见那白白的隂精淹没了隂道口。而令我战抖不止!我双脚的脚趾现在是紧紧的聚结在一起,脚丫面绷的仓白笔直,只能随着肏我的阴茎和蹂躏我的手指羞耻地蠕动着,嘴里不自觉地发出淫荡的娇弱呻吟。

  而这男人力气好大把姐姐折腾倒翻过身,我的肥臀高翘,菊花暴裂,他狠操着我的小穴;一股股淡淡香骚味加上红酒咖啡味道从我的屄中流出;姐姐的屁眼仍是火辣辣地痛、痒、酸、麻、酥、辣……所有的强烈刺激集中一起,会在阴部,姐终于把持不住了,更乖巧的一声声哼哼叫起来:「哦、哦、哦……哎、哎……哎、咿、咿、咿……嗯、嗯……大爷,这不是在操屄ㄟ!,在轮奸大脚啊……哦哟哟。啊唷喂哦!」!

  「啊啊呀呀……不行了耶……我……的屄……啊哟哟啊……痒死我了……啊呀呀啊……我要死了……我的小穴呀……啊啊唷唷……不要……我、我……哎呦喂呀……嗯…嗯呀呀……泻出阴精啦!」姐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有一股热流涌动火烧啦,杀了我的下体小肉穴里竟然热烘烘起来又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突然,被叔叔剃过刚长出的短短阴毛被揪住了,我耳边响起那个大环蛋曾带了羊眼圈沾污姐姐一长夜的婆婆第一个弟弟的声音,「咦,大脚,你剃过毛啦?!谁剃你的毛啊?!」

  我心中一惊,不能说实话,蒙了眼睛胡扯一通吧,「嗯,啊哟喂,前阵子皮肤出了好些红疹子,还肿了,一粒粒怪痛痛痒痒的,破了皮流些脓水,为了卫生,我剃了毛好清洗呀。」

  「哇,这烂屄骚货,莫非你中了标啦,得了爱滋???!!!」

  「啪,啪」阳具刹那离体,我被结结实实挨了二大巴掌!

  「啊!……啊……痛哦……痛啦!」如此用力的巴掌打在我的粉脸上,我痛得头晕目眩尿水都被失禁打出来了。尿水在姐姐的下体屏出流淌,下身顿时湿了一大片,而惨叫声却在漏尿中越来越微弱。姐已经感到好羞耻没了力气,喊不出来了。失禁的小便从隂户中渗出来,一丝丝地滴到地下。

  而男人们却立刻一哄而散,隐约中,彷弗听到,「惨啦,别被这骚货传上病来!」,「要不要告诉她婆婆啊?」,「想算了吧,她若没病,我们还可以干她呀,有病就摸摸抠抠她啦!」。

  唉,这不由使我想起孟子所说的恻隐之心,恻隐不同於怜悯。孟子说:「今人乍见孺子将入於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其中一个关键,在於对象是「孺子」,而家中的男人把我视为淫荡之妇,玩弄之物,这种「恻隐之心」也就未必油然而生啦。遇上不幸,令人感到难过,那是「恻隐」;但「怜悯」则是连系「恐惧」,这是「恻隐之心」所无。甚麽是恐惧哪?在怜悯对方遭受苦难的同时,也将这种苦难投射到自己身上,惟恐自己也遇上大祸。怜悯与恐惧所连结的复合体,是构成悲剧精神的主调。我谎称自己的屄长了疹子,吓了他们「恐惧」的落荒而逃,在某方面,我不是在「怜悯」他们吗?您说对吗?嗳,我的守寡在婆家像场恶梦,犹有余,被婆家男人阔绰地丢弃了。但是,我仍然是个认真的女人,守寡彷佛从垃圾堆中捡起,拭净,用心修理,就像生命只要堪用就是有价值与富贵与感恩。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onlyshe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